晒“三公”要大大方方地晒

来源: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2-11-28 09:22

“晒‘三公’账本,格式统一到哪一步,还须财政部门和审计监督部门明确。否则,‘晒账本’就可能演变成‘秀账本’。出国考察学习达到怎样的效果,有没有进行评估,也是公众关心的事务,期待财政、审计监督部门能够将其纳入绩效审计。晒账本只是第一步,钱花得值是更高要求。”

■冯树盛

政府一年花了多少钱,钱到哪里去,“三公”消费是多少,“涨价”了还是“缩水”了,按理都是应该如实向纳税人报告的,所以,年头的预算,年末的决算,都是公众和媒体所热切追问的。

在民意的压力下,政府花销的决算账本终于见光了。然而,好事多磨。几年前,政府部门晒“三公”,你看我,我看你,观望踌躇中,仿佛谁先公布了,谁公布详细了,谁就成了“出头鸟”,谁就难免要挨媒体的“枪”;甚至也担心自己公开了,会不会让同僚“很难做”。于是,人们看到,直到晒“三公”的最后期限了,很多政府部门才扭扭捏捏兼且“犹抱琵琶半掩面”地公开了“三公”消费。

照此看来,近日广州市政府下辖的41个政府部门集中“晒三公”,进步意义是明显的。统一时间,统一格式,“三公”决算成单列内容。此种公布,一曰重视,二是积极。部门之间,再也不必看谁先动,在统一格式下,该公开的类款项目都得公开。于是,此次晒“三公”中,多个部门“乖乖”地报出到了哪些国家,多少人去,去干什么。

其中,教育局晒出国出境,就晒得很有水准,涉及54个团,3400人次,去了英国、俄罗斯、新加坡等地,花了近500万元,人均摊下来不到1500元。公开可谓详尽细密,但网上并没传来叫骂声。百姓知情,说不定也能得到掌声。

遗憾的是,在统一格式下,依然有15个单位没有披露目的地,还有2个单位较只为笼统地说自己去了哪一大洲,也有单位虽然透露了团组数和人数,却没有透露去了哪里。比如,城管执法局没有如2010年报告般晒出出国目的地,只表示出国目的为“更好地学习借鉴国(境)外城市先进管理经验和做法。”如此“选择性”地公布,也许是吸取了上次公布了目的地反而引来舆论批评的教训,学“精”了,他们也许还觉得,目的地不说也没有问题,而且可以“明哲保身”,然而,城管部门有意无意的“回避”,能让公众满意吗?上次人们质疑城管出国干啥,这次又恐怕要追问城管究竟去了哪些国家了。

纵观这次集中晒“三公”,在统一格式的公布要求下,部门之间竟可以让如此粗细不一的决算报告出炉,除了政府部门自身原因外,规范本身也有不够“硬”的问题。试问,是不是“打折执行”,可以不受到处理?晒“三公”账本,格式统一到哪一步,还须财政部门和审计监督部门明确。否则,“晒账本”就可能演变成“秀账本”。另外,出国考察学习达到怎样的效果,有没有进行评估,能否杜绝公费旅游,也是公众关心的事务,期待财政、审计监督部门能够将其纳入绩效审计。晒账本只是第一步,钱花得值是更高要求。

百姓都不是傻子,他们的心水清得很。尽管他们没有一些公务员那样方便地出国,但对“三公”消费合不合理,还是有自己的理解的,关键是政府部门要大大方方地晒,不要遮遮掩掩,给人以“心中有鬼”的感觉。如果一些政府部门觉得,随便给个大数就可以了,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了,当今的公民岂是可以随便忽悠的,觉醒起来的权利意识又岂是可以敷衍的?

编辑: 杨日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