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金融城,应容得下一个红专厂

更多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03-26 05:20

□韩江子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日前在微博中说,广州红专厂或将为广州国际金融城的建设让路而被拆除。市规划局回应称,金融城西区规划尚在研究中,红专厂是否拆除还没确定。即便如此,昨日本埠各大媒体还是热切关注,微博和网络更是不断发酵。

一条微博透露的还没那么确切的消息,却引发如此轩然大波,未必是媒体“好事”使然,其折射的更多是市民对于城市规划通常缺乏文化关怀的“惯性”的担忧。当一个城市过于注重GDP增长,当开发商们为了商业利益无视文化保护,这座城市的居民自发的文化保守情怀,必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并且成为一种自觉的民意表达。这是对激进发展的一种反制,也是对经济势力扩张的制衡。

我们的城市,早已不再是白纸一张。规划师们的任何一种规划,不可能恣意地在自己的理想世界里纵横捭阖,他们只能在现实的城市建设现状的格局中,发挥他们的想象力。而那些主政者,也不可能大笔一挥,这片地做什么那片地做什么。经营城市的成本考量是他们必须考虑的,保持规划区的特色也是规划所必须考量的。红专厂的存在,无疑是先于金融城的规划的,在去年下半年规划框架问世时,更多专家直指红专厂之于金融城的重要意义,他们甚至说,“红专厂是广州国际金融城的特色”。其中,北大的建设与景观设计院院长俞孔坚就认为,跟北京等地的金融城相比,广州国际金融城规划范围内有红专厂和电厂等大量的文化历史遗产,这赋予了这个地方独特的故事。在城市设计时,要尊重它,把它保留下来,这样就可不花太大力气地形成广州金融城特色,这是历史所赋予的特色。

去过红专厂的人们,都为这片集艺术、人文、时尚和休闲的新都市空间所折服。想象一下,将来这个摩天大楼林立的区域内,为紧张的高端人群提供一处休憩之所,在这里举行一场场的“头脑风暴”,或者在这里进行讨论和创作,那必定为金融城增色不少。不要以为金融城就只有高端写字楼,就只有金碧辉煌的大堂酒店。产生文化、艺术和哲学的所在,往往可以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创造力。乔布斯从事的是苹果电脑手机等的设计生产,但他更酷爱艺术和哲学,他曾表示“愿把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从这个角度上说,金融城的规划并不因一座红专厂的保留而显得残缺,相反,它可能因为红专厂的保留,而使金融之城多了一丝文化的意味,多了一分心灵的安宁。

每个城市居民都会同意政府对城市进行前瞻性的规划,但城市毕竟是市民的城市,广州是广州人的广州,无论出于对城市建筑的感情,还是出于对工作生活的需要,每个市民都有权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样,每个利益受此影响的群体也必定要提出自己的主张。因而,红专厂的去留问题,事实上已经变成一个公共议题。有关部门与其将规划做完整了再告诉居民,不如放开来请市民一抒己见。毕竟,城市规划不是政府的“独角戏”,也不能完全让规划专家“说了算”,它的公共性注定它必须受到市民的检阅。这也是金融城规划必须公示的法理前提。

广州市的领导说,要将广州国际金融城打造成靓丽的“名片”,很有气势。但城市名片,绝不限于此。文化领域的名片同样可贵。目前,红专厂已被媒体誉为“广州最受欢迎的创意文化园之一”,是有名的“文化地标”之一。这两张“名片”放在一起,并不矛盾。广州市的“新型城市化”的基本涵义中就有这样的表述:“努力走出一条经济低碳、城市智慧、社会文明、生态优美、生活幸福的特大型城市科学发展之路。”红专厂创意文化园显然是符合这个定位的,它与金融城一样重要。

偌大金融城,应容得下一座红专厂。

编辑: 杨日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