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责难司机,不如正视人性

更多
来源: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3-06-07 09:13

■韩江子

来自揭阳的老林准备在广州做骨髓移植手术,不料同来的亲属将装有10万元救命钱的行李箱落在出租车上。全城媒体呼吁那辆搭过老林的“绿的”司机现身。经过警方50多个小时的不懈努力,10万救命钱终于找到了,身患重病的老林喜出望外,而“绿的”司机表示不知道车尾箱内有10万元。

善良的市民为10万元救命钱找到而奔走相告,同样善良的老林更是大喜过望,称“没想到钱能那么快找回来”。这一桩突发事件,在50多小时内迎来了圆满结局,皆大欢喜。

这一事件之所以成为焦点,关键在于“救命钱”这一要素……换做一个有钱人的10万元不见了,未必会引起这么大动静。

两三天来,公众一方面在祈求好心人送回来,另一方面又追问“绿的”司机。直到近日,钱找到了,仍有公众质疑:为什么司机两天来都没有露面?交管处说是司机主动送来的,而又有信息说警方此前已经锁定出租车,真相如何,公众心里满是疑惑。

到底当事司机这两天在想什么,是真不知情,还是心里纠结不已?从新闻角度,当然有必要深挖;但从一个普通人的心理角度看,当事司机内心纠结不也很正常么?还是老林开通,能不能找回都要说声谢谢,公众的热心让他觉得广州有爱。以老林同样的豁达,我们难道不可以宽容一点去看待司机的态度么?

出租车司机拾物事件,在日常生活并不鲜见,太多的大头虾一次又一次为司机制造了拾物交还失主的机会,当然也刺激着一些司机的小小私心。解决这后一类问题,还未见失主与司机对簿公堂的,多半是谴责几句发泄不满罢了。换句话说,司机拾物交还与否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基本是凭着良心办事,或者碰碰运气,并无什么概率可言。一些出租车公司当然也会表彰一下做好人好事的司机,但传统的那一套,对司机的鼓励只是聊胜于无。

救命钱自然不该昧。但这只是有选择的良心,却不是普遍的良心。普遍的良心可遇而不可求,因此,如何正视人性,从制度上鼓励拾物交还,成为近年来国内多个地方正在尝试的新课题。

比如,广州市公安局去年年头就出台了《拾遗物品管理规定》,其中提出:失主领回失物时,可以自愿以遗失物品价值百分之十的金额奖励拾遗者;对无主的失物,政府予以拍卖,按拍卖款10%给予拾遗者。这一规定,新华网上获得了6000网友中70%多的支持。这一规定看似有些不够高尚纯洁,但它正视了人性,并无违公序良俗。实际上,这些在《物权法》中都可以找到依据。《物权法》第112条规定,“权利人领取遗失物时,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

另外,许多国家和地区也有类似的规定,比如,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司机捡到钱物后应还给失主,失主认领时给司机最低10%的报酬;在摩纳哥,当地媒体刊登失物招领启事,失主认领失物时需交给的士司机20%的酬金并且担负广告费。

一个被说烂了的典故是“子路受牛”。说的是,孔子的一个学生叫子路,有一天救了一个溺水者,溺水者家人非常感激送了一头牛给子路作为酬谢,子路欣然接受了。孔子称赞道:“从此以后,鲁国人必定会去救落水者了。”我想,失物有偿招领可以在出租车行业中推行。(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编辑: 杨日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