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过时思维,给民间组织以信任

更多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06-29 09:19

□韩江子

大量没有正式身份的各类校友会有了转正的途径。近日,广东省民政厅出台了“关于校友会登记管理的指导意见”。这是广东首次以文件形式,对校友会的登记管理作出专门规定,开了全国的先河。(据《南方日报》)

民间有“一起共过窗,一起扛过枪”的段子,来描述人们之间很“铁”的关系。同学或校友关系,是一种当初并不掺杂利益的关系,一种可以唤起共同记忆的温馨。不管这种关系是不是在后来变得庸俗,但在诸多社会关系中,校友关系始终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而当这种关系以校友会形式出现时,它所发挥的正能量尤其明显。由于有人牵头,助学、奖学,帮助母校办学等义举,一再让校友们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

校友会的作用远不止于此。最近发生的浙江大学校长任命一事中,校友会的作用引人注目。该校的各地校友会发表了联合声明,被外界解读为反对上级任命,浙大校友会随后发表声明称:不是反对上级任命,只是对拟任校长提出期待和诉求。这时的校友会,已不仅仅是一个利益纽带,更是一种情感和荣誉的共同体。

广东民政部门给校友们以明确名分,就像承认种种事实婚姻一样,是顺势而为的开明之举。此种政府态度变化的社会意义,不仅仅在于校友会可以名正言顺地开展活动,更要在于政府与社会组织关系的重新界定,体现了广东早就提出的“小政府大社会”的思路。

与校友会身份确认一样重要的是,去年以来,各地在粤商会纷纷宣布成立,谋求在市场竞争中相互取暖,在利益博弈中相互协调,通过自治践行,解决政府不能做好的事务,这在客观上促进政府职能的转变。如果再高调一点地说,这也是广东行政体制改革“先行先试”的具体实践——让政府的回归政府,让市场的回归市场,社会能解决的由社会解决。

要实现大社会,当鼓励民间组织的发育,鼓励公民之间的横向联系。比如,业主们通过业主委员会维护自身权益;校友们通过校友会可以建立互助机制;外来人员可以从老乡中得到网络支持和心灵慰藉……

通过社团活动,加强公民之间的横向联系,从更长远的角度看,将激发公民的自治能力,培育公民的公共精神,还有利于促使他们的民主参与、政治参与。从这一点说,对校友会“转正”的意义,可以高看一眼,视之为社会变革的重要一环。其关键之处在于政府摒弃过时的思维,给民间组织以更多的信任。

编辑: 杨日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