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管干部红白喜事,反腐猛药引发一阵怨叹

更多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07-31 10:10

围观

上周,湖南省纪委在网上公布了《关于规范党和国家工作人员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除婚礼、葬礼外,其他事宜严禁以任何方式邀请和接受亲戚以外的人员参加;不准收受亲戚以外的其他单位和个人的礼金或贵重礼品……并对筵席的桌数有限制。有网友说,做寿、生子是人生大事,这都不准办酒,是利用公权干涉私权。对此,有关负责人的答复是:“正如网友说的,你接受不了,可以退党,可以辞去公职。如果因为这而要求退党、辞职,我想不会有人挽留。”(昨日《潇湘晨报》)

赞成

矫枉必须过正

3554899285:公权干涉私权也只能说明某些党政干部太过分的结果。如果是干涉,这种干涉我支持……

小胖他老爹:矫枉必须过正。很多官员已经把此类方式当成敛财的途径之一,亵渎了人与人之间美好的亲情和感情。

冰城花仙子:婚礼、葬礼、寿宴、学子宴……不少落马官员最初合理合情的“受贿”、“行贿”,都是从这里起步的。

反对

官员也是人

贾志勇:生子庆祝、给老人祝寿,本是人生大事,适当随礼,表示下心意,更是人之常情。政府部门若以强制命令来遏制,难以走远。规定机关干部不许送礼、收礼,那么机关干部只能游离于社会人群之外,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异类。

浙江苦尽甘来:过犹不及,不喜欢搞运动。

夭夭:用自己的钱办个酒席也管,管得太宽了!

猜测

种种对策应付政策

hxqhxqhxq:很难做到,以前这不准那不准的规定还少吗?关键是否动真格,这回湖南动真格了吗?

新浪岳阳网友: 最后成了“只送礼不吃饭”。

明目:官员生子,由新生儿外祖母操办筵席,官员的妻子可不可以收礼?新生儿的祖母、外祖母、舅舅、姑妈可不可以收礼?

点评

紧箍咒要真正戴在“孙悟空”头上

叶祝颐:其实,中纪委早在1989年就颁布了《关于共产党员违反社会主义道德党纪处分的若干规定》,当中的第五条有明确规定:利用职权,大办婚丧喜庆事宜的,给予警告或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问题是,党纪国法对官员红白喜事如何办理早有规定,有的官员为何一再突破法律制度红线,倒逼那么多地方不断出台“新规定”进行强调呢?

要治疗官员的“婚丧嫁娶综合征”,“限桌限人”不如限权。关键要靠健全权力监督机制,落实问责制度。如果权力被关进了笼子,违规官员被扒掉官帽与饭碗,违法官员被追究法律责任。有关部门根本没有必要像老师对待调皮学生那样千嘱咐、万叮咛,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台这规定那规定。否则,即使有关部门的“紧箍咒”即使做得再多,如果戴不到“孙悟空”头上,或者没有人念咒语,恐怕事与愿违。

点评

权力难寻租,门前自然鞍马稀

李英锋:我们不妨假设:作为公务员的你生了一个儿子,相处多年的邻居夫妇晚上到你的家里给你送来100元贺礼,或者你上中学、大学的一帮哥们集体让你请客,你会怎样做呢?我想,你很难拒绝,而你的很难或许就是执行规定的“很难”。

“不准收礼”和“不准送礼”的规定则缺乏具体尺度,容易产生矛盾和尴尬。多少钱算礼金呢?什么礼品称得上贵重礼品呢?尺度很难把握。

另外,操办者会化整为零,分期分批宴请,而有些宴请不以结婚、生子等事为名义;党员和公职人员送礼和收礼都在暗中进行,不记账,有些人送礼后不参加宴请;举办红白喜事活动的现场嘈杂,人员复杂,流动性很强,在现场甄别统计取证的难度极大,遑论事后。这些因素都给纪检部门的监督增加了难度,很容易把禁令架空。

遏制党员和公职人员大操大办红白喜事活动,功夫还要用在红白喜事活动之外,党员和公职人员在操办红白喜事活动中的所有违纪行为都是基于权力寻租或权力失范,如果我们下决心管住管好权力,让权力对某些人失去“用处”,失去诱惑,那么,这些人就不会再去给党员和公职人员捧场了。

专题整理 小强 感谢新浪网友

编辑: 杨日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