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何时不再是沉重话题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07-31 10:10

阅 尽

说到养老,很多人都是一声叹息。收费贵,服务差,床位难求。这两天广州市物价局又在发文征求公众意见,规范养老院服务收费问题。一方面取消一次性收取的“生活设施费”,另一方面又大幅上涨房费和护理费,特殊养护费更是猛涨至4000元/月。许多人又在微博上感慨“老不起”了。

据称,目前广州民办养老院入门时都要缴纳低则几千,高则3万元以上的“一次性生活设施费”,且这笔钱不予退款。这令不少老人“望院兴叹”。物价局新规取消了这笔收费,为“望院兴叹”的老人解了难题,但同时大幅提高了其他收费标准,对养老院来说,“堤内损失堤外补”,只是换个名堂收费而已。而对入院的老人来说,也只是把“一次性付款”,变成了“分期付款”,换汤不换药。

至于这样大幅提高养老服务收费标准,是否合理,收多少为宜,值得讨论。但不能忘了一个前提,即在公办养老院床位供给严重不足,甚而“缺位”情况下,此规定某种程度上也只是专门针对“民办院”。作为服务业的养老院,当然人人希望“价廉物美”,既少花钱,又享受最优质的服务。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在目前市场环境下,这恐怕只能是一厢情愿。资本的天性就是追逐利润,指望民间资本来做公益性的“亏本买卖”,只会抑制养老业的发展。而养老院床位紧缺的现状不改变,涨价的冲动便永远不会消减。要么就是维持低水准的服务,毕竟“侍候老人”的职业,原本就少有人愿干,低薪酬,就很难指望吸纳高素质的从业者。

在我们这个人口大国里,“未富先老”是最令人尴尬的现实困境。从理想角度,当然应大力发展公益性的养老院,事实上,各地在养老的民生投入方面,确实欠账太多,在迅速到来的“老年社会”面前显得手忙脚乱,力不从心。但平心而论,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若寄望于养老皆成为普惠型的公益性事业,恐怕又只能是“望梅止渴”。但如果没有政府托底,对大部分人来说,又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大力发展“银发产业”的口号喊了多年,但成效不彰,根本原因在于,作为社会管理者,对此缺乏一个系统性的统筹规划,比如,如何利用经济杠杆,如在供地、减免税费、政府购买服务等方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养老业。又比如,像重视GDP增长一样,把“银发产业”纳入产业规划,将其真正当做一个“事业”来筹划,从公办到民办养老院,再到社区养老的机构设置、岗位服务配套等等,给予政策扶持,以及具体的措施安排。说到底,当前中国的养老,不仅仅是养老院问题,更不仅仅是收费高低问题,最缺的是社会性养老的制度安排。

编辑: 杨日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