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地方债审计用事实回应“三大悬疑”

更多
来源:金羊网  发表时间:2013-07-31 13:52

陈庆贵

地方债摸底,各地总动员。面对全国范围的政府性债务审计风暴,包括广东、浙江、大连等地的审计部门正紧急调配力量、组织培训,严阵以待(7月30日《第一财经日报》)。

目下,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已然成为中外关注的热门话题,专家智仁相见,公众雾里看花。由此,我期待本次地方债审计有所作为,至少,能从三个层面,用数据和事实回应专家众说纷纭、公众一头雾水的三大悬疑。

地方债规模到底有多大?此其一。中国地方债到底有多少?目下说法不一。第一种说法是,国家审计署2011年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国地方政府相关债务达10.7万亿元;第二种说法是,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今年表示,估计目前各级政府总债务规模在15万亿—18万亿元;第三种看法是,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最近透露,地方政府负债估计超过20万亿元。要命的是,还有学者和研究机构认为,如果算上隐性债务,中国政府债务规模比上述三种估计更大。有财政官员如是直言,审计地方债务十分必要,因为地方借多少钱能不能还,一直无底数,存在着不可控风险。“以前都是估计的,估计的数是没用的。债务是很复杂的体系,有直接负债、间接负债等口径。”故而,我期待本次地方债审计能给公众一个准数,还公共空间一个澄清。

其二,地方债风险到底是否可控?我注意到近期动向,一方面,不少外资评级机构、投资机构和基金经理“你方唱罢我登场”地唱空中国,其中地方债是他们异口同声的重要说词。据此前穆迪等国际机构预测,下半年中国数千亿债务会给地方政府带来严峻挑战,可能首现境内债券违约。同时,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示,某些地方政府因过度举债,有可能面临像底特律一样的破产危机。今年对36个地区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也表明,不少地方政府偿债能力堪忧。

另一方面,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均表示,地方政府性债务整体风险可控;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则认为,对比其他高债务率国家,我国债务总量在安全区间内。我不禁请问,我国地方债到底是否有风险?风险有多大?是否会失控?我到底该信谁的?这些问号,无论是就公众知情权而言,抑或就及早防范风险计,都不能任由官员专家自说自话,抑或“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打嘴仗继续下去,而必须用事实说话,拿出有说服力的数据,给决策层和公众一个准数。据悉,本次审计是改革开放以来首次“五级审计”,审计范围首次延伸至乡级政府,由此中央政府能有效掌控地方政府性债务实情。而且,国情不同,即便个别地方政府资金运转困难,也可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等方法,帮助地方政府规避风险摆脱危机。更重要的是,可以藉此找到排解地方债问题的治本之策,建立科学合理的地方债管理模式,比如施行财税体制改革等,解决地方政府的“差钱”问题;立法放开地方政府举债权,设定合理地方债务审核程序等等,进而从制度上建立防范地方债风险的“安全阀”。

其三,“卖地还绩”模式到底会不会推高新一轮房价高烧疯狂?当下中国一个不争争实是,“卖地还绩”模式成为地方应对地方债问题殊途同归的不二法门。在地方债“老鼠拖秤砣,越拖越重”的严峻情势下,土地收入成为地方还债的一个重要来源。国家审计署《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2012年底,4个省本级、17个省会城市本级地区有55%的债务承诺以土地收入偿还。由于地方政府偿债期将近,在国内经济增长仍然较缓的背景下,部分地方政府依靠土地市场平衡财政收支客观需求强劲,一定程度上维持了土地市场回暖态势。

国土部门最新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用地供应8.24万公顷,创历史新高。全国土地出让合同价款1.7万亿元,增幅达77.3%。按照历年土地供应节奏,一般从第二季度土地供应开始逐渐放量,三四季度达到供应高峰。也就是说,设若土地市场不出现猛烈降温,今年土地出让收入有望继2011年后再度突破3万亿大关。人们有理由担心,“面粉”价格一路高歌,“面包”价格势必紧随其后?

在“新国五条”几成“空调”,各地地价房价涨声一片,后续调控措施无有下文章呼之不出的当下,各地“卖地还绩”模式无疑加剧了公众对楼市房价未来走势的纠结和恐慌。故而,只有拿出令人信服的数据厘清“卖地还绩”实情,并据此推出新一轮针对性政策措施,减轻和遏制“卖地还绩”模式推高房价程度和速度,才有可能让公众吃下“定心丸”,从而才能增强公众对政府调控楼市、促进楼市健康发展和房价合理回归的决心信心。

编辑: 杨日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