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单位,成了政府机关的“后花园”

来源:金羊网  发表时间:2013-09-26 13:48

作者:徐迅雷

满局皆是“父子兵”——说的是湖南常宁市畜牧水产局,这个局“近亲繁殖”多年,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该市是个县级市,畜牧水产系统在编的干部职工有700多号人;局级机关考勤花名册上,多达97名工作人员。裙带关系,花开遍地:

原局长肖齐兴的弟弟肖齐新、儿子肖熠、侄儿肖贵阳都在这里上班,其外甥媳妇王美凤原来在此上班,现在停薪留职;副局长刘永生的妻子、儿子均在局办公室工作。另外副局长廖解恒、龙仕振、吴洪进,纪检组长唐明生等,大部分都有妻子、儿子或者女儿在畜牧水产局系统就业,总计有30多名……(《法治周末》9月24日报道)

在这里,“近亲繁殖”成了“明规则”,几乎“制度化”:按爹妈“打分”高低,安置子女等近亲属就业。照顾本单位子弟就业,几成“通病”。如此照顾进来的,当然不是公务员的身份,而是“事业编制”。公务员多么难考,这个众所周知;而进事业单位,即使有了所谓的招考,也很容易变通,挂了羊头可以卖狗肉。

有不少的事业单位,成了政府机关的“后花园”,成了一些领导干部的利益“后花园”:自己的亲属如果硬碰硬考公务员那是没戏的,所以安排到事业单位是“最佳路径”;事业单位于是成了特权中人安排特殊人马的“幸福后花园”。

有的事业单位,比如医院,必须依靠专业能力吃饭;而有的事业单位,处于党政机关和公司企业两者之间,它名义上是事业单位,实际上是“准机关”;它依傍政府机关,行使着部分政府机关的职能,享受着与公务员相近的待遇。所以,这“机关化”的事业单位,成为用人的“灰色地带”并不奇怪。

事业单位的改革,已经喊了好多年,其实没有多大变化。其改革无法进行实质性推进,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权力中人不愿意让它改变“后花园”的角色,不愿意让它从行政机关身旁分离、脱离。这样的“尾大不掉”,是有巨大的私利所系的。

官场“近亲繁殖”,是一种生畸形官场生态,必然导致“权力家族化”和“权力世袭化”。可是,这类新闻事件常常见诸媒体,最典型的是老子当官,儿女年纪轻轻就“破格提拔”也当官,真是急不可耐地享受当官的好处啊!《法治周末》在报道中说,2013年,媒体记者调查发现,山西“房媳”张彦生活在一个“官员家族”,核心是运城市财政局原局长孙太平;孙家成员及其亲属,至少15人在运城市担任官员、公务员或国企领导;张彦的丈夫孙宏军是夏县公安局原局长,还涉嫌长期吸毒……原来这是全家族都生活在权力的“花园”里,爽到怒放啊!

有识之士早已指出,行政管理的改革,最有分量的是“四分”改革。所谓“四分”,就是:政企分开——政府管理职能与企业行为分开、政事分开——政府与事业单位分开、政资分开——政府管理公共事务的职能与政府作为国有资产出资者的职能分开、政介分开——政府与市场中介组织分开。

政府与事业单位之间的“政事”分开、分离,也就是把“机关大院”与“后花园”分开、分离,这个能先行一步吗?

编辑: 杨日
对《事业单位,成了政府机关的“后花园”》表态
对《事业单位,成了政府机关的“后花园”》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