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把“公交优先”议题偷换成“BRT模式推广”?

来源: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4-01-13 09:07

■柳絮

在中山大道第一条BRT开通近四年之后,广州要兴建第二条BRT的意图越发呼之欲出。只不过,这第二条BRT的讨论时机选得实在不怎么样。

为什么说市交委选择此时讨论第二条BRT修建是不智呢?其一,审计局在2013年的最后一天刚刚公布了BRT审计报告,其中“BRT平均造价是公交专用道的87倍,但二者效果相差不大”的结论引发舆论大哗,很多人认为低性价比的BRT不值;其二,广州市交委原本准备在11日上午向城建公咨委提交BRT材料,却在会议的前一晚临时撤换议题,引发公咨委众委员不满,媒体据此大做文章,使BRT议题想低调也不能。

不过,市交委选择时机的不智,恰恰为BRT议题的讨论提供了一个绝好机会,使更多的公众开始关心:广州究竟还要不要建第二条BRT?

讨论BRT要不要建,要充分考虑和平衡各方意见。那么这就要回到问题的最初:建BRT的目的是什么?应该是发展公共交通、减少交通拥堵。那么为达到这个目的,理应有多种解决方案,建BRT只是其中一种,为什么现在讨论的议题竟然会变成选择哪一条路再建BRT呢?是谁把“公交优先”的问题偷换成了“BRT模式推广”问题?将BRT作为解决道路拥堵的必选项,非要选择一条路再建BRT,是不是“削足适履”?

必须承认,在城市建设中,有相当多的问题在寻求解决之道时被悄悄偷换了议题,被某些人绑架成了项目推广问题,这是必须予以警惕和重视的。

在发展公共交通、缓解拥堵的前提之下,建BRT也好,修地铁也好,划公交专用道也罢,各种方案都可以摆在台面上来谈,交委也理应对各种方案的利弊给予周全的考量——仅考虑通行速度的提升、“比快”是远远不够的,要考虑不同方案所需的建设成本、财政的后期投入、建设周期、对街区生态的影响等诸多方面。任何一种方案肯定都是有利有弊的,但总有一种相对更适合当下的选择。

就拿BRT来说,审计报告明确指出,BRT系统的成功运行和客运量增加,是以投入大量建设资金、征用土地拓宽路面、整治人行道、配合部分路口限制左转和掉头的交通管制、乘客在站台付费和免费换乘等措施,以及今后财政持续付出较高运营和维护成本为前提的。因此,在讨论是否要修建第二条BRT的时候,无视政府部门对BRT“不计成本”的投入和“开小灶”行为,只看到它对于公交速度的提升和票价的低廉,是不科学的。

而伴随BRT讨论所浮现出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就是,在权衡各种方案的利弊之后,谁才有最后拍板决定BRT建或不建的权力?

这就不能不提到公咨委在政府决策中的尴尬角色。公咨委对很多项目的表决通过,会不会给政府部门提供了一条绕过人大表决、又为自身决策套上民意合法化外衣的捷径呢?要知道,公咨委的存在,并没有经由民众法定的授权程序,不能天然地代表民意。那么,第二条BRT究竟建或不建,公咨委表决通过不代表民意认可,政府单方面拍板又缺乏民意支撑,最终,可能还是要提交人大审议才算数。

犹记得2012年5月间,媒体曾报道广州市交委下属站场中心将自筹6000万在珠江新城马场西侧建设一座6层的新办公大楼,用作BRT新调度中心。当时笔者即撰文,感慨要有怎样的BRT规模,才能匹配这6层的调度中心?而从现已出炉的8个BRT备选方案来看,原来一切都是有伏笔的。

编辑: 杨日
对《是谁把“公交优先”议题偷换成“BRT模式推广”?》表态
对《是谁把“公交优先”议题偷换成“BRT模式推广”?》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