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们的可怕“食物链”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何 龙 发表时间:2014-08-20 08:34

何 龙

据羊城晚报报道,广州市白云区原区委书记谷文耀昨天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提堂受审。根据检方指控,谷文耀涉嫌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干部职务调整、提拔任用、工程承包、施工管理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多次非法收受对方财物,合计人民币229.405万元、港币13万元、英镑1.44万镑以及价值人民币100万元的干股。

谷文耀的受审,拉开了“白云区窝案”法律审贪的序幕,而查贪工作早已开始。去年,一场官场“地震”席卷了整个白云区,包括前区委书记谷文耀、原常务副区长钟向东、原副区长吴锦明、原副区长龚辉、原党组成员刘健生在内的区政府领导班子5名成员,以及处级干部、科级干部、村官,共计有81人卷入贪腐案。白云区如此之多的官员“落马”,使白云区官场一度陷入瘫痪。

生态学上有个“食物链”的概念,是指各种生物通过一系列吃与被吃的关系构成的序列,如食草动物取食植物,食肉动物捕食食草动物等等,不同生物间通过“上家”吃“下家”结成连锁式单向攫食链条。

白云区的几个贪官,就向我们展示了“上家”吃“下家”的单向式连锁链条:白云区委原常委、原常务副区长钟向东向区委原书记谷文耀行贿人民币107万元,得到了谷文耀的欣赏,在官场一路攀升,到达谷文耀所能给予的权力极限——常务副区长。钟向东自己则在一路攀爬中,涉嫌受贿人民币207.8万元、英镑6000元,贪污人民币15万元。

案情显示,有家企业同时向3名区领导行贿,副区长向区委书记行贿并获得提拔;提拔后的副区长又从下级官员那里得到贿款……如此环环相扣直抵基层。

白云区几个贪官的“食物链”关系,几乎勾勒出贪官们权力出租和权力转租的轨迹:行贿者的任何付出都要寻求回报;这个回报要从“下家”获得;“下家”则要从“下下家”那里找回自己的付出。而这种层层觅食显然不仅仅为了果腹,也就是说,他们必须从“下家”那里获得更多的财物,才能维持“生命”的循环与“扩大再生产”,否则只能充当财物的搬运工。

工程的层层转包也是这个道理。在每一次的转包中,上家都需要获利;到了最后施工者这层,基本上已无利润可言。施工者只能以偷工减料或克扣工人的工钱来获取利润。这就是工程质量出问题,工人讨薪不成上访、爬桥和跳河的因由。

生物界的食物链是通过弱肉强食来完成了,在官场,同样表现为“向下觅食”。但生物界的强势生物是以不可再生的形式消灭对象的,而官场“食物链”却不把“下家”吃掉;“下家”在进贡“上家”后还能大有盈余。这样,“上家”对“下家”就不是一锤子买卖了,只要“上家”的权力不旁落,“下家”还能源源不断地向上供食。

贪官们的“食物链”产生于特定的权力结构——下级的命运完全掌握在上级手里,权力的行使可以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假如权力由民众授予,用权可受到监督,那么这个“食物链条”就无法如此环环勾连了。

在贪官的“食物链”中,民众处于链条的末端,他们没有“下家”,是最终的受害者。但这个看似最弱的末环,却拥有强大的集群力量。假如不改变权力生态,那么终有一天,这个“食物链”的“末端”将掉过头来,“吃”掉贪得无厌的“前端”。(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编辑:杨日
对《贪官们的可怕“食物链”》表态
对《贪官们的可怕“食物链”》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