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蒙经济”会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

来源:金羊网 作者:祝振强 发表时间:2014-08-28 15:54

祝振强

据澎湃新闻网的消息,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日前发表文章,报道了中国网络语音女主播们走红这一独特的现象。并以此为切入点,探讨了中国正在蓬勃兴起的“荷尔蒙经济”现象。

文章称,对于一些年轻的中国人来说,这简直是生活在梦里:两年赚三十万美元,每周工作十小时,并且赢得成千上万的铁杆粉丝,还能舒舒服服地待在家里——一群年轻的中国女性似乎已经做到了.网络女主播正赚着数以万计的现钞,男人们购买虚拟的法拉利、鲜花乃至贵族的虚名,只为“打动”她们。

文章以“YY语音”为例,称这个网站自诩为“充分交流的社交平台”。这个2005年4月在中国广州创立,到2013年底已有7亿注册用户。目前,其以48亿市值在纳斯达克上市。这个平台提供虚拟的空间,让用户们相互交流,其中相当大的空间是由年轻女性直播主持或录制歌会,有的歌会可以成为真正的直播音乐会,有数以千计的观众收看。

而所有这些,似都可归功于中国日益增长的“荷尔蒙经济”。

“荷尔蒙经济”与“荷尔蒙产业”,同为近来在中国国内媒体出现频率较高的词汇。这背后,是涵盖了相当多迎合中国年轻男性、通常还涉及一些性元素的业务:社交网站经营、日本动漫和游戏、电子书、视频等等。

与越来越受到普遍重视的诸如人口老龄化等社会问题不同,中国的“剩男”问题,并未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近4000—5000万的单身男性;中国的年轻人中,人口性别比例已然严重失调,每出生100个女孩,就会同时出生118个男孩,而这个比例还是经过治理已经下降的数字。

追究、反溯中国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带来一些列后续问题的计划生意政策以及巨大的城乡差别等等,已然没有意义。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应对这半个亿娶不上老婆的男性人口,由于不可避免的性匮乏、性缺失而可能和正在对社会生活、社会秩序产生的消极影响。此其一。

其二,我们不妨看看性产业在中国的实际情况。

众所周知,卖淫在中国,是不被法律以及现实允许的。但是,悖谬之处在于,自上个世纪80、90年代以降,各地蓬勃兴起、处于半地下、半公开状态、甚或就是公开状态,且与当地公安等部门密切勾连、受到抽头保护的性产业,早已做大做强,早已难于根绝。

对此,各地一般都以掩耳盗铃、佯装不知的姿态哼哈应对。隔三差五的“扫黄”,充其量也只能成为标榜政治正确、政绩显著以及利益重新洗牌的手段。

由此,中国的性产业以及前述与性产业沾亲带故的产业,屡屡打擦边球,屡屡“变脸”,“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夹缝中顽强生存。而互联网的兴起,又似给这一古老的行当插上了翅膀。若不是敏感的媒体对之进行深入报道,社会大众包括监管部门,很难想象在卖淫等“传统”性产业之外,在监管之外的互联网上,竟还有如此红火的经济形态。

若我们抛开主流行政理念及其行政实践对于性产业的矛盾态度、悖谬做派,单单看当代中国人的性取向,我们同样会发现不少可以深入探讨的话题。

中国的传统人格、传统性格用这样几个词汇即能描述:压抑、自卑、爆发、破坏。现代社会几十年的发展,对此并无任何改变。甚或说,现代社会结构以及社交方式,加重了这种传统人格、性格的晦暗质素,并令其更加扭曲。中国大妈走上大街大扭秧歌,实乃是在用残存的岁月力量,对这种人格、性格的不合理之处,发起的“人体”挑战。

回过头来看,中国当下多出半个多亿讨不到老婆的男性人口,实不容小觑。具有21世纪特征的中国男性之压抑、自卑、爆发、破坏,已渐渐露出水面,浮现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而自然的宣泄渠道,已然由于经济力量以及互联网的驱使而形成——包括网络语音在内的“荷尔蒙经济”的蓬勃发展,正是其生动的反映。

“荷尔蒙经济”恰如麻醉剂,让中国男人们掏出辛辛苦苦挣来的大把银两消费,甚或掏空了他们原本干瘪的衣兜。我们担心的是,这种消费究竟能起到多大的性缓解作用。若一时陶醉,转过身来压抑依旧、自卑依旧,则这些可怜的男人们很有可能会后悔付出的钱财,会在懊悔中加倍爆发、破坏。

这样一来,“荷尔蒙经济”不仅解决不了现实问题,反而为未来埋下了祸根。

需要确证的是,上述“荷尔蒙经济”中的“YY语音”之类,其实就是一种语言性行为。“老公,你又给我送礼物了。我想给你生个孩子……”这样的挑逗性语言,恐怕还属于“文雅”的。诚如一位女主播所言:自己在“YY语音”的行为,是“令人恶心的”。

令人不安的是,上述媒体的报道文章,预言中国的“荷尔蒙经济”将持续走高。其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中国年轻男性在网上寻求的,恰恰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得不到的:年轻貌美女性的青睐、社会认可和自信。

中国的男性们,难道在现实生活中,果真得不到年轻貌美女性的青睐、社会认可和自信吗?这到底是中国男性们的悲哀,还是社会与社会生活的悲哀?

中国男性的荷尔蒙,难道就不能具有建设性力量吗?中国的“荷尔蒙经济”,难道同样只能成为畸形的经济业态吗?

编辑:杨日
对《“荷尔蒙经济”会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表态
对《“荷尔蒙经济”会给中国社会带来什么》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