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照敲诈案,副处官员到底有啥“作风”问题?

来源:金羊网 作者:李振忠 发表时间:2014-08-28 15:54

李振忠

8月27日《潇湘晨报》报道: 8月26日,长沙天心区法院,女子付巧站在了被告席上。检方起诉的理由是,她利用不雅照片敲诈一名副处级官员。另外,记者也了解到,章飞所在单位获悉其作风问题后,已对其作出相应处理。

该副处官员未涉违法,又未涉犯罪,到头来只是一种“作风”问题。作风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装进去之后就是一个法外保险箱,如此以来,岂不成了官员违法犯罪的法外之地?

首先,章飞何人,其所在单位究竟有多大的权力?其本人可支配的公权力到底有多大?检方指控,付巧欲利用章飞的身份,为她介绍承揽消防工程。承揽工程,从字面上无法判断该官员到底是与工程承包商密切人士还是与消防部门关系密切人士,但据案件透出信息分析,此官员身居炙手可热的官位。即可承揽工程,又可玩弄女人,还有一种可能是该官员以官位与“能耐”为筹码对女性实施“钓色”。那么,这样一位色官是否仅仅是“作风”问题?

其二,章飞究竟是强奸还是诱奸?或者是与女性非法通奸,或者是嫖娼性质的犯罪活动?检方指控,付巧欲利用章飞的身份,为她介绍承揽消防工程。付巧是通过朋友认识了章飞,无论付巧身份如何,也无论是职场还是商业活动,依托官员谋取承揽工程之方便这再正常不过。那么,接下来所发生的开房且发生双方性行为又属于何种性质的问题?作为官员一方来说,应当遵守法律底线道德底线,而章飞显然与女性主动发生性交易或者性行为,属于违法行为。而违背女性意志强奸对方,则当然属于犯罪行为。那么,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作风”问题?在此,“作风”成为了违法犯罪的代名词与遮羞布,“作风”也成了惩处该官员的全部。那么,他的强奸女性的犯罪行为,又如何成了法律的盲点?

其三,法律部门究竟取信了谁的供词?付巧说,第一次被强行发生关系后,当时很害怕。也就是说,尽管两人开房,但开房究竟是谁预设的陷阱?即便开房属于两人共识,但发生性关系也应当遵从女性本意,否则仍然难逃强奸之实。那么,为何法律部门的检方,没有将此案定性为强奸案,却使章飞逍遥法外?章飞被询问时说,当晚发生的性关系过程中,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付巧都很配合,并非强行发生关系。这里对于章飞的性行为供述描述为询问,而非审问,而最终取信的却是章飞女方“很配合”非强奸的说辞。那么,检方凭什么取信章飞的说辞而不信付巧的说辞呢?这究竟是不是一种法律有色眼镜?对官一个样,对普通人一个样?

天心区检察院认为,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二人的刑事责任,两人系共同犯罪,付巧系主犯,邹斌系从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此为法律宗旨,也是断案宗旨。付巧与章飞开房发生性关系即是事实,又先于所谓的“敲诈”一节,因此说,这更像是一种官员与该女性之间的事实性交易的继续,也是一种权色交易纠纷的继续。那么,到底是官员诈色还是付巧诈财?

编辑:杨日
对《裸照敲诈案,副处官员到底有啥“作风”问题?》表态
对《裸照敲诈案,副处官员到底有啥“作风”问题?》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