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问责机制,咪表收费去向难有结果

来源:新快报 作者:柳絮 发表时间:2014-09-25 08:11

■柳絮

广州市28个政府部门日前摆摊接受政协委员问政,其中“涨价治堵”问题受到多位委员关注。面对韩志鹏、崔虹、曹志伟等委员追问“停车费上涨但拥堵未好转,怎么办”,市交委答复称“时间还短,治堵成效还没显现”。

交委这答复,听得人耳朵都要出茧子了。记得停车涨价政策满月时,媒体已有了“交通拥堵指数不降反升”的调查报告,交委则称一个月时间对于一项交通管理政策来说还很难完全发挥作用;如今政策实施近两个月了,交委依然坚称“时间还短”——也不知道在交委看来,究竟要给涨价治堵政策多长的评估时间才算合理?涨价治堵成效究竟何时才能显现?

现在看来,即使是政协委员来问政,交委也能一再地模糊回答、搪塞过关,或许这才是让公众感到最沮丧的地方:没有问责机制,摆摊接受问政又如何?当然,我们也应当看到,几位政协委员在问政中依然提出了一些关键问题,值得媒体继续追问、深入调查下去:

其一:交委、物价两部门为何在咪表泊位尚未摸清底细的情况下就涨价?如此决策,其依据充分吗?

广州咪表停车位登记在册的有6000个,而政协委员曹志伟认为实际数量应超过1万个,大量媒体报道也佐证了咪表停车场违规私设车位的情况是普遍存在的。况且,曹委员去年就提交了相关提案,市交委去年9月也承诺将会“全面清理停车泊位并按要求实施编码管理”,为何至今一年时间过去,咪表车位的清理、编码尚未完成,价格倒是先涨起来了?既然交委预计年底之前就可以公开停车泊位数量,那涨价一事为何不能再等等?

其二,咪表涨价后,咪表公司多收的钱有没有上交财政?其实,在咪表车位数量都没搞清的情况下,讨论咪表公司涨价后的收益问题是很难的。交委早前也表态称,咪表公司可能因停车量减少而导致收益减少;这次更是声称,咪表公司多收费用的去向问题属于“商业秘密”,恐怕难以透明化。态度可谓体贴到无以复加。

但问题是,如果停车涨价并没有让咪表公司多上交一分钱给财政,我们为什么要同意涨价?因为涨价就能治堵?即使这一逻辑成立,因涨价而增收的部分,也应该上缴财政、专款用于解决交通出行问题才是。可如今交委竟称增收部分属于咪表公司的“商业秘密”,真是让人错愕不已!

正如曹委员所说,“占用公共资源经营的企业没有商业秘密,自来水公司和燃气公司都必须公布经营成本,咪表公司也不能例外。”咪表公司占用的是公共道路资源,据曹委员测算,“一个咪表车位每年停车费收入3万多,减去缴纳的占道费等不到5000块,完全是暴利”。那么,面对用数据说话的曹委员,交委方面可以拿出与之辩驳的数据吗?

应当说,政协委员提交提案、参与摆摊问政,已经充分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但面对没有受到明确问责机制制约的政府官员,一再追问涨价治堵决策的科学性、合理性,又能得到怎样的结果呢?这事情想来就让人感到悲观。

说到底,对于涨价治堵这样广泛影响民生的决策,在出台之前就应该建立起相应的问责机制,规定在多长时间内如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就必须问责决策者,并废止相应的决策,唯此,才能让决策者们审慎对待手中的权力,仔细权衡每项政策出台的依据是否充分、措施是否可行、效果是否可控,不至于过分草率地做出决策。

编辑:杨日
对《没有问责机制,咪表收费去向难有结果》表态
对《没有问责机制,咪表收费去向难有结果》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