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中学”与癌变教育

来源:金羊网 作者:朱永杰 发表时间:2014-10-28 15:20

作者:朱永杰

河北衡水中学是个典型的“超级中学”,学生“超级多”,教师“超级多”,学校“超级挤”。这样的“超级中学”在全国遍地开花,比比皆是。多年以来,到每个“超级中学”看看,真是生米做成了熟米饭,要想让其缩小,简直是不可能。

以安徽六安的毛坦厂中学为例,有人曾把该校学生数与北京大学本科在校生人数进行对比,发现前者竟然比后者多出近千人。网友直呼“中学在校生规模动辄上万,让大学情何以堪。”谁能想象,把这所“超级中学”瘦身下来会是什么样?那么多的校舍那么大的面积,一旦空余出来做什么用?

“超级中学”的疯长,首因在于政府推动,次因在于名校逐利。有人统计,衡水中学高考9人进入河北省文科前10名,6人进入河北省理科前10名,67人进入河北省文科前100名,51人进入河北省理科前100名……这份成绩单让政府官员最为自豪,谁说教育没有GDP?这就是。可怕的是,教育GDP也得连年增长,否则就没法交代。于是,身为“超级中学”校长,压力可想而知。都很累,没人活得轻松。最累的是学生家长,望着“超级中学”大门,不惜花费巨资择校,其实是九成以上的学生成了“炮灰”,最后是人财两空。即便如此,心生后悔的人并不多,因为他们都会自然安慰自己,毕竟没有错过在“超级中学”学习的机会。

于是乎,只要我们不对“超级中学”采取措施纠错,完全有理由相信,已有的“超级中学”只会越来越大。君不见,名校的分校四处开花就是例子。这些学校逐利色彩浓厚,所收学费动辄上万,大多是寄宿制,千方百计从家长手里掏钱。至于师资力量,那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基本上除了校领导是公办教师外,其余多是聘用的代课教师。为了升学率,教育早已远离以人为本的理念,公开固化为教育工厂,批量生产,而所谓名师,不过是研透了高考游戏规则的“匠人”而已。

目前来看,“超级中学”光环下,不光中小学教育的生态平衡已经被破坏,而且直接导致了教育的癌变发生。教育作为最大的民生,如果不能让公民感受到受教育的快乐,而是感觉到压力山大,痛苦不堪,那么,这样的教育无疑就是失败的。我们都可以算笔账,近年来的教育支出是不是大幅增长,明明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可实际的花费是成千上万,教育痛苦指数接连升高。在癌变的教育环境中,绝不能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是逼上梁山的无奈位居第一。这种痛苦有着巨大的杀伤力,比如行风评议中,教育位居末位的情形已经非常普遍。

“超级中学”就像癌变的细胞,正越来越让我们的教育向一条不归路走去。当我们看到,教育成了一座大山,压得令人窒息的时候,就不得不追问:教育行政化的苦果还没吃够吗?教育的法治化在哪里呢?……

编辑:杨日
对《“超级中学”与癌变教育》表态
对《“超级中学”与癌变教育》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