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宪法监督制度系收容教育存废真问题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王刚桥 发表时间:2014-12-02 08:50
□王刚桥

11月30日,北京警方证实,著名演员黄海波被解除收容教育。黄在今年5月15日因嫖娼事发,在遭行政拘留15天后,又被裁定收容教育6个月。涉案女子刘馨予,被曝也已经解除收容教育,但又被丰台分局以介绍他人卖淫罪对其刑事拘留。

在劳动教养被废止之后,收容教育制度成了公民提请违宪审查的焦点。借助于黄海波嫖娼事件,收容教育的存废之争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今年6月7日,国内法学泰斗江平、应松年、樊崇义、陈光中等人在收容教育制度存废问题上集体发声,建议废止该制度,并联署了《关于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议书》。但就在黄海波已被解除了收容教育之后,社会的吁请仍未得到权力机关的回响。

积极的信号出现在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公报”及此次会议所通过的“决定”中。在“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的原则性宣示之外,全会明确“要健全宪法实施和监督制度”,而违宪审查,正是宪法实施和监督制度中最重要的环节。

收容教育制度之所以受到诟病,就在于这一制度被认为是违宪之规、违法之规。收容教育的制度依据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1991年)以及国务院《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1993年)。依上述规定,公安机关可将卖淫嫖娼人员置于特定场所强制学习、教育、劳动六个月至二年之久。而2000年颁行的宪法性法律《立法法》,则在第八条明文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这里的“法律”,专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的规范性文件。依“新法优于旧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及国务院《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中与《立法法》相抵触的内容,似乎都应归于无效。

在法律性质上,收容教育可以长达6个月至2年,属严厉的惩罚,与刑罚基本等同。在刑事司法中,就算法院要判处被告人最轻的管制或拘役,也得按侦控审走完刑事程序,被告人还可获得律师帮助。而收容教育却只在公安系统内部运行,并由行政机关自查自裁自定自执。如此集中的权力无疑容易导致权力滥用,将之纳入法治轨道是必然趋势。

通过违宪(法)审查来确认收容教育是合法或是违法,本是解决的当然路径。中国的违宪(法)审查职能是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来负责的。设在全国人大法工委下的法规审查备案室,就是专司启动违宪(法)审查的职能部门。该室所承担的具体职责乃是“对审查要求与审查建议进行先期研究,确认是否进入启动程序,然后交由各专门委员会进行审查。”

而如我们所知,违宪(法)审查的关键就在于确认违宪(法)的后果——或撤销、或宣布无效。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在我国监督宪法实施的过往实践中,一方面某些法律、法规、规章被指与宪法精神相悖,另一方面却鲜见违宪或违反上位法的法律、法规被撤销或被宣布撤销。

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违宪(法)审查不能只是一个概念,它承载的是宪法的生命。还有两天就是首个“宪法日”了,在“健全宪法实施和监督制度”上迈出实质的一步,才是对宪法的最好宣传,也是对“宪法日”的最好献礼。(作者系法律学者)

编辑:杨日
对《健全宪法监督制度系收容教育存废真问题》表态
对《健全宪法监督制度系收容教育存废真问题》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