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贪官的“后来人”有腐败的土壤

来源:金羊网 作者:林伟 发表时间:2014-12-16 16:22

林伟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有一句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句话在刘铁男身上再次得到了印证。检察机关在公诉时指出:“监督制约权力机制不到位,是被告人刘铁男违法犯罪的客观因素。”在采访本案办案人员和刘铁男的同事时,几乎每一位采访对象都提到了“监督乏力”。而在刘铁男的《悔过书》中,“缺乏有效的监督”,亦是他认为自己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原因之一。 (2014年12月15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我们都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发生发展的过程,许多党员干部变为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也都是从一些小错误开始的,如果在犯错误之初党组织和领导能提醒他、批评他、教育他,他就不会出现后来那么严重的问题,可惜的是我们很多党员干部在这方面却没有受到有效的监督。特别是一个地方、一个单位、一个部门的一把手权力太大、太多,并且又缺少监督和制约,还容不得不同的声音和质疑,想腐败轻而易举,想不腐败都难。

事实早已表明,权力过分集中,缺乏有效监督,必然导 致腐败,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法国启蒙思想家、法学家孟德斯鸠说过,公共权力有两个自然属性,一个是它的腐蚀性,一个是它的扩张性。监督就是对其制约制衡,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使规则公平、过程公开、结果公正。现如今,我们的监督种类很多,比如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政府监督、司法监督,还有人民群众监督、新闻舆论监督等。可是这些监督听起来很好听,实际上监督作用并没有真正发挥出来。

以刘铁男为例。案发后,国家发改委曾深入剖析刘铁男案所暴露出的机制制度漏洞:权力配置过于集中,审批管理事项过多过细;权力运行缺乏标准和规范,自由裁量权较大;权力行使不够公开透明,对外项目审批各个环节不公开透明,对内科学民主决策发挥不够;监督乏力,监督脱离业务,游离于权力运行之外,且方式落后,多以事后监督为主,仅看流程和形式难以发现项目审批背后的权钱交易……“处在我们这个岗位上的领导干部,长期以来处于只监督别人、而自己却缺乏被监督的状态,全凭自觉性,一旦放松要求、自控能力下降,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不得了。”刘铁男坦言,每年也做年终总结,也开民主生活会,也有廉洁自律报告,但基本上就是个形式,认认真真走个过场,你好我好大家好,没有达到真正的监督效果。

由此观之,严是爱,宽是害,放松监督出腐败。只有紧紧抓住易于滋生腐败的关键环节和重点部位,建立全方位、多层次的权力监督与制约机制,使党内监督与国家专门机关监督、民主党派监督和社会监督形成整体合力,做到权力行使到哪里,监督就跟进到哪里,让监督始终与权力同行,给权力套上一个制度的笼子,让决策更加科学、执行更加顺畅、监督更加有力,不留一一丝一毫的空白点,切实把权力管到边、管到位,克服权力运行过程中的随意性、主观性、隐蔽性,才能有效防止权力失控、决策失误和行为失范,遏止和减少腐败现象的发生,不让刘铁男的“后来人”有“滋生”的土壤和空间。

编辑:杨日
对《不让贪官的“后来人”有腐败的土壤》表态
对《不让贪官的“后来人”有腐败的土壤》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