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踩踏事故反击批评的恶意和荒唐

来源:金羊网 作者:郑渝川 发表时间:2015-01-06 16:10

郑渝川

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官网刊出一篇《上海节日踩踏惨剧不幸证明我院对节日管理无比正确》的文章。文章标题置于官网醒目位置。这篇文章称,上海外滩2014年12月31日晚发生的踩踏事故,证明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此前管理“平安夜”的封校举措是对的。文章认为,青年人已对西方洋节形成了毫无理性的迷恋,过元旦节“也是毫无目的的游荡与无厘头的狂欢”,社会舆论又大多主张“对学生的管理应当‘大撒手’,美其名曰:大学生已经成人了,让他们享受一切自由,并承担由此而带来的一切后果(当然包括死亡的后果)!”该文还强调,西方洋节大多是个性至上、无厘头狂欢的节日,中国传统节日却要与亲人共享,主张应少过、不过洋节。

《上海节日踩踏惨剧不幸证明我院对节日管理无比正确》是一篇丧尽节操,拉仇恨,秀下限的文章。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用上海外滩的踩踏事故来证明该校平安夜封校举措的正确性,大有幸灾乐祸之意,散发出的嘲讽所针对的不仅是此前对该校封校之举提出批评的公众,也包括那些在上海外滩事故中殒命的年轻人——意思是说,你们的不幸在于没报读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没被校方封锁管起来、关起来,因而享受了一把所谓的自由,就稀里糊涂的丧命。这篇文章,题目轻佻,内容轻率,语风轻薄,可谓是对外滩事故受难者的二次伤害。

并且,这篇文章的论证逻辑根本不成立,也不符合事实。一来,对所谓洋节的事实阐释、解读存在严重偏差。平安夜、圣诞节源于宗教,但到了现代,早已变得世俗化,成为包括大量不信教公众休闲娱乐的节日。而在包括圣诞节在内的所谓洋节,年轻人固然获得了个性释放的空间,或者说一种由头;但要看到,这类节日里,其他年龄阶层的市民也会尽可能的选择与亲人共享快乐。这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洋节只是无厘头狂欢的事实。实际上,许多企业圣诞节前后投放的广告,也加入了包括亲人团聚在内的主题,这些主题与中国传统文化至少是不矛盾的。

至于元旦节,则更具有世俗性。岁末和元旦,人们欢庆的是公历新年到来,表达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期望。包括上海外滩事故的受难者在内,有谁是因为“对西方洋节形成了毫无理性的迷恋”才去庆祝跨年?顺道说一句,所谓的洋节,还包括父亲节、母亲节等非正式节日,这些也是“个性至上、无厘头狂欢的节日”吗?

二来,用根本不存在的所谓“流行舆论”,栽赃此前对该学院封校举措提出批评的公众。“中国的流行舆论场大都主张大学对学生的管理应当‘大撒手’,美其名曰:大学生已经成人了,让他们享受一切自由,并承担由此而带来的一切后果(当然包括死亡的后果)!而中国许许多多的大学也都不得不听命于这样的流行舆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文化进入了转型期,社会观念在发生变化,包括西方世界的许多理念、认识传入国内。这其中肯定包括一些新锐、激进的观念,也有包括推崇盲目消费等观念糟粕,但总体上,舶来的观念、知识体系是进步的,与中国本土的优秀传统产生了结合,这才有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成就的得来。尽管而今中国社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却不能武断的定论“全盘西化”的存在,而应看到很多问题恰恰是改革、转型不到位的产物。

具体来看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所称的“流行舆论场”,现实中真有所谓主张对学生的管理“大撒手”的倡议吗?教育学者、社会舆论要求高校改变学生管理方式,充分尊重高校学生的年龄阶段、心理特征和认知规律,调整过去以来就存在的“管得过死”的做法,这能概括为所谓“大撒手”、让其自行承担死亡的后果吗?放弃死板管理,就等于鼓励狂欢至死,西北大学现代学院从哪里学来的奇葩逻辑?!

三来,牵强设立所谓洋节与事故发生的必然联系。上海外滩发生的踩踏事故,从根本上讲,是因为城市对重大活动人流聚集场所的管理还不够精细化,应急机制的响应水平还不高。这样的事故,不仅会出现在所谓洋节的圣诞节和元旦节,还包括中国传统的春节,以及国庆等其他假期。按照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的奇葩逻辑,如果说年轻人群起聚集过圣诞节、元旦节,就代表着掀起了西化的无厘头狂欢,那我国群众聚集起来过春节、过国庆,又算是什么性质的无厘头狂欢呢?

编辑:杨日
对《利用踩踏事故反击批评的恶意和荒唐》表态
对《利用踩踏事故反击批评的恶意和荒唐》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