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兼任社团领导是权力通吃下的“双向选择”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何龙 发表时间:2015-01-20 05:20
□何龙

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王岐山直言一些地方书协“官气”太重,“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

昨天,京华时报以《十余省书协“主席”为官员 兼任作品可卖上千元》为题,报道了官员“霸占”书协领导宝座的情况。报道引用人民网文章,列举了十余个省市官员还在书协“挂职”的名单及其职务。从名单中可见,这些兼职官员有的是财政和银行方面的领导,有的是文化宣传部门的干部,有的是公安系统的主事,手中都握有实权。

1998年,中办、国办联合发布了《关于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不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的通知》,要求县及县以上各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及所属部门的在职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得兼任社会团体(包括境外社会团体)领导职务(含社会团体分支机构负责人)。

这个通知已经详尽地罗列了哪些官员不得兼任社团领导职务,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官员不愿退位?

显然,这是一种“双向选择”。

在社团这边,他们需要上级支持,需要行政拨款,需要打理各种关系。把实权官员拉进来担任重要职务,官员自然就会为自己有份的社团争取好处了。

在官员那里,社团既是他们附庸风雅的地方,又是他们增加名气的去处,还是他们交际的场所。尤其是书画协会之类的社团,官员当上了领导,一来可以从书画家那里得到作品,二来自己也能泼墨挥毫写字作画,变成“著名书画家”而输出“作品”,这一进一出,都能以最优雅的方式获利。

业内人士都清楚,无论是美协还是书协,一当上领导,他们的作品价格就水涨船高。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青年书法家朱友舟说:“文化圈内个别官职已经与经济利益挂钩,有的人拼命钻营就为了在协会当个主席、秘书长、理事之类的,拿身份去卖自己的艺术品。按官职大小给艺术价值排序,主席的字就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字比秘书长的好。”

其实职务与名气与作品的价格成正比,这是连外行都知道的“潜规则”。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在当副省长之前,没什么人发现他的书法才华;当上副省长和省书协的领导后,马上就有人排着队请他题字,以致南昌近千家店铺招牌均出自其手。

曾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后来主动辞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的周一波对书画界的黑幕最清楚,他曾在《人民日报》撰文批评某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挤进艺术家协会兼职,乐于利用书画协会职权谋利,作品低劣却卖得十分红火的怪现状。

当许多人都想担任社团领导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为领导“加座”。据报道,2013年1月,陕西书协换届,就选出了11个名誉主席、1名主席、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10名副秘书长及6名顾问!

然而如果说只有文化社团被权力的触角所把控那就不公平了,在其他团体和机构,“有权则灵”的现象同样存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如今文化领域的歪风和腐败尚未被反腐的雷达所扫描,王岐山的一番话触到这方面的痛处。

只要有官本位机制,只要权力没有羁绊,就一定出现权力通吃,那些看似高雅的文化社团也不可能幸免。(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编辑:杨日
对《官员兼任社团领导是权力通吃下的“双向选择”》表态
对《官员兼任社团领导是权力通吃下的“双向选择”》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