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量化考核 只是司法改革的序幕

来源:新快报 作者:徐明轩 发表时间:2015-01-23 08:13

■徐明轩

1月20日至21日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明确要求:中央政法各单位和各地政法机关今年对各类执法司法考核指标进行全面清理,坚决取消刑事拘留数、批捕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不合理的考核项目。

这次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的召开,正值去年开始的国家司法改革进入“中盘”阶段,也就是改革措施从抽象到落地的关键时间节点。而就在这次会议之前,去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刚刚明确:取消对全国各高级人民法院考核排名;除依照法律规定保留审限内结案率等若干必要的约束性指标外,其他的评估指标,一律作为统计分析之用。

可以说弱化数字化考核,实施“减法改革”成为中国政法机关统一的改革动作,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明确了中国司法改革的走向,司法改革可以说是“收放并重”。“收”,就是要把地方法院、检察院的人财物的管理权,收上来。但“收”不是目的,不是为了加强司法机关的行政化;“收”更不意味着上级法院要越俎代庖,直接干涉下级法院的司法判决;“收”是让司法机关与地方利益做切割,为更好地保证地方法院的审判独立,“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而现状是,不少司法机构因为不合理的考核标准的设置,陷入了“数字化陷阱”中。飙升的司法考核指标,与正义南辕北辙。比如,很多法院为拉升“年底结案率”竟然在年底前一两个月控制立案,减少收案数,人为制造了“立案难”。

再则,这次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取消的“有罪判决率”考核,原本是为了衡量公安机关、检察院办理刑事案件的质量,看看最终有多少案件被法院认定有罪,有多少没被认定。但有意思的现象是,中国法院的“无罪判决率”畸低。2011年,全国公诉案件的无罪判决率仅为0.013%,其实,中国的公诉案件撤诉比率是无罪率的10倍!这意味着相当多的问题案(甚至是冤案),是通过撤诉了结。

可见这种司法考核本身,违背了司法的运行规律,破坏了公、检、法等司法机关之间的合作制约。所以,在这次司法改革中,推出了弱化数字考核“减法改革”,旨在打破之前通过机械的“数字考核”对司法机关实施的行政化管理,努力恢复司法机关有别于行政机关的品质,把司法权真正“放下去”,避免了不合理的司法考核指标让一线司法人员缚手缚脚,不让法律、诉讼当事人的权利在“指标”的阴影下被打折扣。

其实这种以司法公正为导向的“减法改革”,之前也有不少地方试行过。比如,2013年浙江叔侄冤案、萧山出租车杀人冤案被平反之后,浙江省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刘力伟也曾表示:浙江省今后将取消全省打防控考核,不再搞破案率、批捕率、起诉率等排名通报。

其实,公众担心的还是“减法改革”能不能持久,“考核冲动”是不是会回潮。而这种“考核冲动”的背后还是权力对于司法运行的不正当干涉。所以,真正的治本之策还是要建立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司法官的选任、晋升、考评、薪酬制度,这才是这场司法改革的重头戏。现在的“减法改革”只是序幕。(作者系法律工作者)

编辑:杨日
对《取消量化考核 只是司法改革的序幕》表态
对《取消量化考核 只是司法改革的序幕》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