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卫泽欲跳楼之决绝告诉我们什么

来源:金羊网 作者:祝振强 发表时间:2015-01-29 07:42

祝振强

一般来说,有关贪官被调查、被双规的信息传向社会,也就中纪委网站上的短短一句话:某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显然,人们对于被查处贪官的身前身后的兴趣,其罪孽有多深重、何以落马以及会牵涉到什么人等等,是非常感兴趣的,是希望立马知晓的。而一些媒体随后的挖掘,由于信息的有限,亦大都局限于此前公开报道的材料,或相关熟悉情况的人士谈论一些外围的事情,并不解渴。人们依据这些信息勉强复原一个贪官的真实、“活生生”的形象,也大都未必准确。

若有媒体挖掘出了一些一手的、令人格外感兴趣的材料,自然会令后续媒体蜂拥而上、跟风报道——仅从众多媒体在标题的提炼、“加黑”上,即能发现相关材料的重要性以及人们的感兴趣程度。日前,媒体报道的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在被查处现场,发现中纪委有关人员后试图跳楼自杀的信息,即属于这种情况。

据媒体报道,杨卫泽被查处当日,正在南京市自己的地盘上召开一个会议。会议进行中,他接到了省里一位领导的电话,要他去省里开会。“杨给几个应该一起去省里参会的人打了电话,在得到确定的消息后,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十五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从这样不太生动的描述中,人们还是不难判断出:现场,杨卫泽的动作很快,有关人员的动作更快;杨卫泽的跳楼念头当不是随机产生,有关人员的防备更是“魔高一丈”。被“摁住”一语汇,无不表明现场“对决”之激烈以及杨卫泽的态度之决绝。

仔细思量,杨卫泽欲跳楼,无论如何还是有些惊心动魄,无论如何还是令人有些后怕——怕的不是他的死,而是查处的线索由此中断及或许早就有了些眉目的查处,由此而陷于被动。

杨卫泽欲跳楼之决绝,至少说明了如下三点。

其一,说明杨卫泽这类贪官在落马之前,对于自己行将落马,早有预感,早有思想准备,也早有“预案”。查处这类贪官,稍有疏忽,稍不注意,就会让这些人钻空子,自残、自戕成功,或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据媒体陆续披露的信息,自从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被查处后,季建业的家人即开始实名举报杨卫泽。一个市长,一个书记,双方各干了什么,合伙干了什么,应该说彼此是心知肚明的。也就是说,季建业之后的杨卫泽,实际上已经被摆到了台面上,自己会是个什么结局,能是个什么结局,他心里是有个大概的。

而就在落马的前夕,杨卫泽还群发短信“辟谣”:“现在国内的网络比文革大字报更险恶,海外的敌对媒体比侵华日军更残酷。这十天我正在井冈山学习,井冈山斗争历史和其精神,使我更淡定更从容面对任何敌对攻击、恶意中伤和传谣惑众。”

现在看来,这样的短信内容,杨卫泽自己其实并不信能有何效果,只不过,他希望别人信,希望由此而笼络、安抚人心,减少压力,由此而为自己不被查处有所缓冲、争取时间。

或许,杨卫泽在落马前夕,早就知晓自己在劫难逃。由此,他会有两手准备:不能惊慌失措、先出手自保或采取极端之举而暴露自己,那样万一自己有侥幸逃脱的可能,就等于是不打自招、自投罗网;如果自己确认将被查处,就果断地以死了结、以死奉陪,让查处半途而废。

这其实也是在警示人们:对于杨卫泽这类贪官的查处,首要的就是要做好防范其自残、自戕之举的准备,就不能令其决绝之举得逞。

此前,已有不少贪官在被查处的最后一刻成功自戕的案例,这一方面说明相关人员的麻痹以及准备不足;另一方面,再再证实了此类事情发生的必然性。故决不能掉以轻心,决不能一时疏忽令到手的鸭子飞了。

我们不明白的是,杨卫泽之类贪官,难道就不爱惜、珍视自己的生命吗?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谈到的内容。

其二,杨卫泽这类贪官,早已深知自己的罪孽之深、之重,甚至这些人早已自己认定、自己“判决”——自己的罪孽早就够了死罪,一旦东窗事发,早就不必抱任何幻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趁早了结。

研究生学历(姑且认为这是真实的)、在多地、多个重要岗位担任一把手,后成为省会城市一把手的杨卫泽,当然不会没有法律意识、法律常识,当然知晓什么样的刑事犯罪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也就是说,杨卫泽的跳楼之举说明,其对自己所犯下的罪孽,早已不抱任何希望;其早已在心里对自己审查了无数次——审查来审查去,还是审查不出个能让免死的理由。故其只有跳楼一途,只有速死一途。

这实际上也提醒我们,在对贪官的查处上,早查处比查处好,尽量早查处比拖延查处要好。

对于贪官而言,早查处就能避免其走上不归路,就能避免其在罪孽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就能避免其如抽大烟上瘾般贪腐犯罪不能止息。对这一点,相信杨卫泽之类自己亦非常明白。或许,杨卫泽之流自己也期望自己早些被查处。

如果在扬子大桥股份有限公司经理部经理任上,或江苏省交通厅厅长任上杨卫泽被查处,相信其未必会有跳楼之举,或跳楼之举未必如此决绝。

大贪大打重要,小贪小打、随时打,其实更重要。

其三,说明杨卫泽这类贪官,与民众、社会以及组织的关系,早已异化变质。甚或说,其与绝大多数民众、健康的社会以及正常的组织,早已是敌对的关系——其早已把自己摆上了对立面,早已认定自己的所作所为,与民众、社会及组织视若水火。

这样的心里有鬼的贪官,其不被查处、正常工作时,注定会时时、处处为自己的安全、不暴露计,时时、处处会扮演“变色龙”的角色,时时、处处会以敌视、敌对的眼光打量民众、社会及组织。如此,哪里还会出积极性、建设性的方略,哪里还会从本质上与正能量有缘、沾边?这样的贪官,掌管一方经济社会大权,实际上构成了一方经济社会的最大隐患,乃民众、社会及组织最危险的敌人。

清除、剔净杨卫泽们及其影响,远比杨卫泽们本身的落马更重要;认清早已离心离德、与正义为敌的杨卫泽们的真面目,远比查处杨卫泽的个案更有意义。

编辑:杨日
对《杨卫泽欲跳楼之决绝告诉我们什么》表态
对《杨卫泽欲跳楼之决绝告诉我们什么》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