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局长养情妇生女儿的多重剖析

来源:金羊网 作者:洪巧俊 发表时间:2015-01-29 15:37

作者:洪巧俊

由于最近有“抹黑”与“批评”论,所以,我在这里申明一下,这不是抹黑,是批评,也是在剖析与探讨。之前中国青年报有评论说,“批评”是以事实为依据,“抹黑”是无中生有。我今天讲的是新闻事实,是在新闻事实的基础上进行追问和分析。

新闻来自于2015年1月28日的《南方都市报》,事实是广东省阳江市纪委发布的消息。消息说,阳江市海洋与渔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谭开俭与他人通奸并违反规定生育一女和公车私用,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去年7月份以来,在网络上出现一份举报材料,上面称,阳江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谭开俭公车私用,经常开着局里一辆公务车,前往佛山南海一个名叫金域蓝湾的小区,探望已经怀孕的情妇。举报材料下并附有一段长约6分钟的视频。视频中绝大部分内容,是一名50多岁的男子与一位20多岁女子在一起,多次共同出入某小区的镜头,女子看上去已经怀孕,挺着一个大肚子。

从报道来看,这个挺着大肚子年轻女人终于生下孩子,也祝贺谭开俭局长大人喜得千金。为何要祝贺,因为我想起了同日的另一条新闻,讲的是1983年,四川简阳27岁的邹玉花诞下一名男婴。此前,她已经有一个三岁的儿子。所谓超生,超生户要么交罚款,要么孩子被抱走。由于孩子被抱走了,从此走上了漫长的寻子路。(2015年1月28日新京报)

抱走是不是被卖掉,新闻没有说明,不卖当地政府还会贴钱供养?那么当时不要邹玉花夫妇凑起的罚款,而非把孩子抢走,不知又是何缘故?我曾经说过,这种计划生育的做法其实是一种缺失人性的恶。

邹玉花是幸运的,幸运的是失散31年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那么还有多少这样失散的孩子,仍然骨肉相离?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重说这样的话题,是近来放开二胎的呼声越来越高,对收社会抚养费的质疑声也越来越高。我在2011年5月写了《邵氏弃儿,须追问社会抚养费抚养了谁》,文中说,是什么让邵阳隆回县计生部门如此丧尽天良?应该说是一个叫“社会抚养费”的东东。为收取社会抚养费,他们将十余名“非法”婴幼儿强行抱走,然后送入邵阳福利院,统一改姓“邵”。有的以3000美元卖给了美国人抚养。由此可见,这个叫“社会抚养费”的东东对基层计生部门太有诱惑力了,要不他们也就不会如此十恶不赦,干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来。多年前,这个东东不叫“社会抚养费”,叫“计划生育罚款”,虽然名称好听了,有些人性化了,但本质没有变,都是两个字:交钱。

其实社会抚养费还造成农民返贫,国家级贫困县修水县,社会抚养费逐年增长,几年之内翻了一倍。据修水县政府网站显示,该县社会抚养费征收2008年为870万元,2009年飙升至1800万元,到2012年则突破2000万元。为了能征收到更多的社会抚养费,该县计生部分与公安部门“协议”,每征收一份社会抚养费,计生部门给予县公安局200元至400元不等的“上户费”,该县乡镇计生办向公安部门划拨“上户费”数年达到数百万元。(2014年5月19日《新京报》)可以说,“社会抚养费”这个问题不解决,利益纽带不斩断,恶还会从胆边生,类似邵氏“弃儿”这样的丑闻就还会出现。

但是这个恶的社会抚养费仍然没有取消,去年12月2日电,国家卫生计生委组织专家就《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接受记者采访。有关专家表示,不会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在坚持计划生育国策相对稳定的大前提下,必须坚持社会抚养费征收制度。同时,普遍放开二胎也尚无时间表。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王名说:我认为社会抚养费是一个恶政,社会抚养费制度从一开始设计就存在问题,尽管我们是通过立法的形式。它是基于“多生孩子给社会增加负担”来考虑。那你有没有想过多生了孩子其实也是在给社会做贡献。我们现在讲人口红利,红利在哪儿呢?不就是在人口多生上带来的红利吗。(2014年3月11日《北京青年报》)王名教授的“社会抚养费制度是恶政,应像劳教一样废止”,我很赞同。

计划生育弊端,除了王名教授说的红利,还会严重导致国民素质整体下降。何亚福先生在《人口危局》(中国发展出版社)中反思了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他的警告语是中国目前已处于超低生育水平,我们未来可能将不得不面对老无所依的窘境。在我看来,中国何止是迈向老无所依的窘境,还将迈入国衰民穷的地步。当一个国家人口老人成了绝大多数,这个老人国家不仅缺失创新能力,而且致使国民经济衰退,这是因为创造经济价值的人越来越少,需要财富供养的人越来越多。何亚福先生还说:“中国作为泱泱大国,如果企图通过计划生育减少人口,使中国陷入老龄化危机和光棍危机之中,那么这将削弱中国人力资源和人才资源的优势,进而削弱中国的综合国力以及抗封锁能力。”

而最重的是 计划生育不仅使国衰民穷,还使国民整体素质下降,这是因为有培养教育能力的家庭不能生。从家庭教育环境来说,很多工薪族最适合生两胎,一是他们有时间教育孩子,二是有经济条件抚养二胎孩子,但是他们偏偏被限制生二胎。比如一对是中小学教师夫妇,生二胎是最好的,但他们生了二胎就面临开除公职而失业。而那些贫困家庭,无论是从经济和教育条件不适合多生,但他们不是生二胎,而是多胎。比如媒体报道的,广西东兴市马路镇那位持砍柴刀冲进该市计生局办公大楼行凶,当场砍死2人,砍伤4人的村民何某就生育4胎。如此一个穷家庭,怎么培养孩子?更何况有精神病史,精神病是会遗传的。我村里有一个残疾人,娶的老婆有点傻,也就是我们的说智力问题,生的3个孩子其实智力也有问题,就是没有智力问题,也没有培养教育的资本。在农村,这样的一群人却是超生的积极分子。这些家庭出来的孩子可以想象出有多高的素质。越穷越生,未来素质低的人口在中国占的比例将越来越大。国民素质下降更让中国缺乏竞争力,国与国的竞争说到底还是人的竞争。日本的土地产粮食显然无法养活日本人,但日本没有搞计划生育,而是在不断提高国民素质,在教育上下功夫,从而成了世界经济强国。

再回过头来说谭开俭,谭开俭和妻子应该只生了一胎,生二胎就违法计划生育,不仅影响政治前途,可能面临着开除公职。如果可以生几胎,或许他就不会找小三生孩子。综观媒体披露,有的官员与妻子只生了女孩,为了传宗接代,偷偷地与情妇生男孩。这样避免了自己政治前途受影响,也不用交那昂贵的社会抚养费。多年前,我家乡鹰潭出现一车祸,小车里面的三人都死了,一男一女一男孩,原来是一位处级官员与情妇,那男孩是他们的孩子。

谭开俭的行为按照通报说,已构成严重违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给予了谭开俭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分。这是他咎由自取。但他又为这个未来的社会做了贡献,生了女孩,少一个光棍,依王名教授所说的,是增人口红利。

不过,谭开俭的行为却破坏了公平,比如同在单位上班,但有不少人现在符合“单独二孩”政策,却不敢生,经济压力大,而要生的人又不符合政策,像谭开俭这养小三,又没有他这样的条件和经济支撑。谭开俭为了掩人耳目,把二奶放在其他城市,他可以每个星期开公车去会情妇,再说养情妇每月需要花费,房子、生活费,而生孩子就更需要一大笔开支,如果没有灰收入,能养两个家?

谭开俭找小三养孩子,如果没人举报,就什么事也没有。如今他被查处,他和小三生的孩子违不违犯计划生育,要不要交社会抚养费?应该不用交社会抚养费。这也是催生官员养小三生孩子的一个重要之因,这也严重损害了社会公平。

所以说,普遍放开二胎不能没有时间表。应尽快放开计划生育,因为中国的生育率早已处于世界最低之列。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说,根据中国的性别比和女性存活率,每对夫妻需要生育至少2.2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的可持续繁衍。大量的生育意愿调查显示,就是生育意愿较高的农村年轻夫妇,其理想子女个数也不到1.8,比深受低生育率困扰的日本还要低。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从2014至2024年,中国23至28岁的生育旺盛期女性数量将从7387万降至4116万。这意味着,即使10年内生育率提升50%,年出生人口的崩塌也难以避免。在如此低的生育率下,真正要担心的不是全面放开生育后新生婴儿的大幅反弹,而是即使放开,年出生人数还是雪崩式坍塌。从资源、环境、经济、文明传承来说,严重衰微的人口趋势对中国未来没有任何好处,对中华民族复兴更是釜底抽薪。

这决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抹黑”,而是说出问题,从而好寻找良方,让中国的未来更有希望。

编辑:杨日
对《五旬局长养情妇生女儿的多重剖析》表态
对《五旬局长养情妇生女儿的多重剖析》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