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稻之争暴露出怎样的问题?

来源:金羊网 作者:张卫斌 发表时间:2015-04-15 14:55

张卫斌

针对近日公众关注的安徽部分超级稻减产绝收问题,昨天,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去年年景相对比较特殊,把品种抗性不足问题显露出来了,今后要加强品种的适应性评估。(4月15日北京晨报)

张桃林副部长在发布会上回应记者提问时称,超级稻是非常重要的行动计划,也是保证国家粮食安全的非常重要的手段。我国是人口大国,粮食安全毋庸置疑。因此,对于张副部长关于“超级稻是非常重要的行动计划”的论断,恐怕没有人会怀疑。但是,目前关于超级稻的信息,鱼龙混杂,让人莫辨是非。

去年,安徽蚌埠等六市万亩“超级水稻”绝收或减产,上个月,受灾农民与种子供货方隆平高科在补偿数额上再起争端。围绕这一争端,目前各方的回应口径有些不一致。

4月10日,袁隆平在接受湖南日报采访时表示:“不能以个别品种出了点问题,就全盘否定超级稻。超级稻是有标准的,国家对产量、米质和抗性都有规定。超级稻对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4月11日,人民日报记者从农业部获悉:近日引发社会关注的稻种“两优0293”没有参加过农业部组织的超级稻品种认定,不是超级稻品种。几乎同一时间,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曾参与袁隆平超级稻百亩片目标攻关团队的核心专家邓启云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安徽万亩超级稻减产绝收的主角“两优0293”,并不属于广适型超级稻,而是耐肥型超级稻。

一方面,农业部说“两优0293”不是超级稻,一方面,专家袁隆平、邓启云异口同声说“两优0293”是耐肥型超级稻。官方的说法和专家的说法大相径庭,公众究竟信谁的?

围绕超级稻的争论,官方和专家的口径不一致,耐人寻味。一方面,隆平高科表示,将主动停止非产品质量原因的“两优0293”的销售,并拟设立种子行业灾后救助基金,从每年利润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放入基金,对遭受自然灾害的农户进行救助。

可怕的不是超级稻出问题。科学实验难免有失误甚至失败,有些学费不可避免。超级稻在研究发展过程中,品种本身也是在不断更新和改进。农业部着急否认“两优0293”是超级稻,我想无非是想撇清关系。

农业部是国家农业的“大总管”,超级稻出现减产和绝收的情况,农业部的正确态度是正视问题,查找原因,发现问题并积极改进,而不是急于撇清关系。不然国人可能会选择用脚投票。这不是危言耸听。为什么国人千里迢迢跑到日本去买大米?为什么香港奶粉会如此热销?农业部官员是不是应该反思?

编辑:杨日
对《超级稻之争暴露出怎样的问题?》表态
对《超级稻之争暴露出怎样的问题?》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