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猪共舞”的孩子何时“与官共舞”?

来源:金羊网 作者:李振忠 发表时间:2015-07-06 22:43

李振忠

7月6日《濮阳早报》报道:7月4日下午,记者跟随濮阳爱心联盟社的志愿者们一起来到了清丰县城关镇车子营村,去看望了这个不幸的孩子。一进入车子营村,记者就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刺鼻臭味。继续向前,在一群聊天的村民中间,记者见到了照片中的孩子,唯一不同的是,他从长发变成了光头。

新闻中用了“与猪共舞”的孩子这样的措词,不妨作一下突发奇想,换掉其中一个字,成为“与官共舞”如何?

由新闻所配发的视频来看,这个村有着相对整洁干净的街道,也有着比较整齐的村居建筑,其他村民的房屋质量相比于“与猪共舞”的孩子家则更其整洁高大。这至少证明了当地经济条件并不落后,村居街道建设也没有滞后,那么,为何“与猪共舞”的孩子没有得到村里的救济与照顾?反而任由这个家庭如此对待这样一个“当猪养活”的孩子?

有网友指责“与猪共舞”孩子的父亲,为什么可以任由精神障碍的母亲如此打骂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生得起如何又养不起?人们不妨看看这个家庭的生活状况。由视频看,孩子患有精神障碍的母亲身上同样是脏乎乎的,其父亲则当然也是满身泔水脏污。一个靠拉泔水养猪生活的家庭,怎么可能如同常人一样光鲜?其精神障碍的母亲身上落满苍蝇,这又说明了什么?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一个连肚皮都填不饱的家庭,一对天天泔水里刨食的父母,又有什么样的经济条件让不幸的孩子生活得更好一点儿?

咬死3个孩子是谁的悲剧?小洪波的母亲曾咬死过3个孩子,安律师说:“孩子的母亲很可能患有严重的精神障碍,依据《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应对其进行强制医疗,费用则由政府承担的。”咬死3个孩子,既是这个家庭的悲剧,更是当地基层救助无保障的悲剧,当然还是管理失职的悲剧。安律师还说,如果孩子有需要,他愿意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而这个孩子以及这个家庭所急需的,似乎并非什么法律援助,而是实实在在的低保类救助。一个家庭既存在精神障碍的母亲,又存在严重的经济困难,何以得不到实实在在的经济救助?为了一箱送给刘振学母亲的牛奶而大打出手,小洪波的精神障碍母亲如此看重这箱被送出的牛奶,岂不也反证了这位精神障碍的母亲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因“护食”饥饿而咬打孩子吗?

“与猪共舞”的孩子何时“与官共舞”?拉回泔水后,刘振学全家人就开始在泔水盆内挑选可以进食的东西。有邻居说:“每天拉完泔水回来,就能看到他们全家人围着泔水盆挑挑拣拣的,然后就当饭吃。”以泔水为食,流浪汉不齿。而这个家庭已经沦落到吃猪狗不食的泔水饭的地步。小洪波父母双全,至少监护人父亲是正常健康的,送到任何救助机构均有违法律也不利于孩子成长。因此,送救助机构就是一种多余。正确的途径也很现成,那就是当地官方积极介入,对该家庭实施救助,并对其母亲加以精神障碍的治疗。如此,小洪波才能脱离苦海。

编辑:竹叶清
对《“与猪共舞”的孩子何时“与官共舞”?》表态
对《“与猪共舞”的孩子何时“与官共舞”?》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