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蒂利:“为人民利益服务”的“第一夫人”

来源:金羊网 作者:徐迅雷 发表时间:2015-08-24 16:21

作者:徐迅雷

前红色高棉高层领导人英蒂利

前红色高棉高层领导人英蒂利。

2015年8月22日,又一名红色高棉核心人物,在法庭最终审判前死去,而且她是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英蒂利,她的老公叫英萨利。

呵呵,英蒂利,英萨利。英萨利当年是外长,英蒂利社会事务部部长,都是部长级的大官,都是红色高棉权力中心的关键人物。而更要紧的是,英蒂利的姐姐乔波那利,嫁给了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姐姐乔波那利没有被称为“第一夫人”,倒是最具权势的妹妹英蒂利被称为红色高棉“第一夫人”。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波尔布特他家的。

生于1925年的波尔布特,被称为“杀人魔王”,当年令人闻声变色。他是红色高棉——即所谓柬埔寨共产党的总书记,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一度出任民主柬埔寨总理。这个全世界最极左的极左主义者,直到1997年才成为阶下囚,那时人类都要跨世纪了。他受到自己的红色高棉的公开审判,被判终身监禁,次年——1998年病亡。波尔布特是法国留学归来的。1949年他得到柬政府奖学金赴法,1953年回到柬埔寨;别以为在欧洲发达国家留过学,就会接受西方民主思想,事实上这个波尔布特比谁都左,极左,极左的极左。

波尔布特一生最幸福的日子之一,就是首都金边的全部200多万人,几乎在一夜之间都被他赶回了“圣洁的农田”。波尔布特从青年时代就开始下决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为自己的人民设计了如此美好的“乌托邦”,此刻终于实现了第一步。“从金边撤出所有人口这样的创举,是任何国家的革命都不可能做到的!”看着眼前已实现梦想的景象,他无比激动,无比开心。

红色高棉是在1975年至1979年间成为柬埔寨执政党的。在其3年8个月的管治期间,他们让自己国家1/4人口——170万人死亡。更多的数字是,可能有200万至300万人因迫害、饥荒、劳役等等而非正常死亡。1997年,柬埔寨成立审判红色高棉委员会;2003年柬政府与联合国达成协议,成立审判红色高棉的特别法庭。

与纽伦堡大审判、东京大审判相比,审判红色高棉战争罪行的特别法庭规模要小很多。站在法庭被告席的是红色高棉的5位名人,除了英蒂利,其他4人是:时任国家主席的乔森潘、时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的农谢、时任外交部长的英萨利,以及臭名昭著的监狱头子康盖尧。

漫长的审判,迄今12年。整个过程其实很艰难,维持法庭运转所需开支巨大,迄今共耗资2.87亿美元,经费由国际社会和柬埔寨政府共同承担,国际社会承担的是大头,达1.57亿美元,其中日本提供的援助最多,达7800万美元;而柬方是小头,提供资金5150万美元。

英蒂利的老公英萨利,在判决前的2013年死亡——这对夫妻,都因死亡而“逃”过了终审判决。另外那3个,分别于2013年和2014年被判处无期徒刑,罪名是反人类罪、战争罪、预谋杀人罪等。

死在83岁上的英蒂利,在2007年被逮捕。检方在2010年提起诉讼,她被控反人类罪、谋杀罪,以及“策划、指导、协调、下令执行大规模清洗”。但英蒂利患上“早老性痴呆症”,法庭在2012年认定,被告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具备接受庭审能力,因此裁决对其予以释放,但直到死前她一直处于司法监督之下。

受审期间,英蒂利一直否认对自己所有的有罪指控。她说,对她的指控是百分之百错误的,她一直在为人民的利益服务。这跟当年美国记者纳特·赛耶采访波尔布特时,波尔布特所说话如出一辙,他说得干脆利落:“我只是要斗争,不是要杀人。我的良心是清白的。”领袖波尔布特,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他就是要革命,要斗争,要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成了波尔布特、英蒂利这些领导人的权力,甚至是特权,而且是天经地义的特权。这不是“权力神授”,而是他们的“政治信仰”在自说自话中“授予”的。在这样的权力面前,老百姓啥权利都没有了,只有乖乖地接受“服务”。在通往奴役之路上,百姓连“不要你服务”的权利都没有。他们或许不知道,不要“权力的服务”、拒绝“权力的服务”、反对“权力的服务”,其实是他们的天赋人权。

作为“社会事务部部长”的英蒂利,她“为人民服务”的方式方法,主要通过助力“一把手”波尔布特而得以实现。何况波尔布特是她的姐夫。英蒂利也完全可以像纳粹德国高官、犹太人大屠杀“最终方案”的执行者阿道夫·艾希曼一样,认为自己只是在执行元首希特勒的意志,所做的不能由他一个人来承担。

“希魔”希特勒,以屠杀犹太人、外国人为主;而世称“波魔”的波尔布特,杀戮的是自己国家的人民。波尔布特的“最终方案”,主要体现在全国158个杀人监狱中。而那个关押两万人的S-21监狱,是典型的地狱。这地儿原本是一所高中,波尔布特“就地取材”,将它改成监狱,用来审讯、拷打和处决知识分子。监狱头子康盖尧,率领成百上千个拥护波尔布特的、年轻而嗜血的狱卒,当年应该是十几岁、二十来的“娃娃兵”,每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革命执行酷刑——鞭刑、烙刑、电刑,剥人皮、掀头皮、钻脑浆,剪乳头、剁手指、剥指甲,剜眼割舌、火烧屁股、活摔婴儿等等,这样的“活报剧”天天在此上演;而特别厉害的是,用全球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钻脑机”,钻取“犯人”的脑浆,提供给“波魔”补脑……两万入狱者,最后仅7人幸存;学校操场已挖出了9000多具尸体,下面仍有1万多具尸体尚未开挖。

一名狱卒后来面对镜头这样为自己辩护:“如果是自己杀人,那是坏,但坏是那些下达命令的人,他们手中有武器还有权力。”他们大多只承认自己是个“工具”,作为“工具”维护了那个吃人的系统。那系统名叫“安卡”,柬埔寨语“组织”的意思。红色高棉的一切命令,均由“安卡”发出。波尔布特很喜欢用“细菌”这个词来形容那些与他立场不同的人,对于“细菌”的唯一办法就是消灭,而“安卡”就是灭菌的庞大装置,监狱就成了“灭绝营”。

今天的S-21监狱遗址,已变成“波尔布特罪恶馆”。参观者不仅可以看到骷髅堆,还能见到由照片组成的“女杀手墙”;这300多个“女杀手”当中当然不会有英蒂利——这个当年拥有柬埔寨女人当中“第一权力”的“第一夫人”。

在“女杀手”的照片上,有不少是东南亚风格的美女,面容俏丽。而在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上,曾刊登过当年一个普通柬埔寨姑娘的脸:因为恐惧,她的整张脸,已不会微笑。

编辑:竹叶清
对《英蒂利:“为人民利益服务”的“第一夫人”》表态
对《英蒂利:“为人民利益服务”的“第一夫人”》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