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毒地”之谜:知情为何总是如此艰难?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何龙 发表时间:2016-04-20 11:07

□何龙

首席评论

常州外国语学校的“毒地”问题近日被媒体报道的程度,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但如此广泛的报道,却仍然无法给人们以明晰的答案。

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说,常州外国语学校自搬迁新址后,493名学生检出皮炎、血液指标异常。一位学生家长收集了3月1日前共641名参加体检的学生体检单,显示身体异常的人数为493人,其中白细胞低41人,甲状腺结节钙化24人,甲状腺结节252人,甲状腺功能异常16人,淋巴肿大或结节10人,淋巴细胞高30人。

如此之多的学生身体出现问题显然不是偶然的,一定与环境或水源有关。于是人们开始怀疑是与学校相邻的“毒地”作祟。这地块曾经是化工厂,去年底启动土壤修复后因散发异味而招致该校学生及家长投诉。

但常州市官方的回应称,报道中所指出的环境指标均符合标准,生态隐患可控,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常外进行空气采样检测,检出的丙酮、二氯甲烷浓度很低;常外项目环评报告的监测数据表明,常外地块土壤和地下水未受到污染……

同样是由专家主导的检测,常州官方所呈现的检测结果为什么与央视展示的检测结果完全不同?我们到底该相信哪一方的检测?难道有一方的检测仪器出了问题?

先不去考究检测仪器问题,摆在人们面前的还有另一种“检测”。实际上,常外学生已经用他们的身体做了检测:在641名参加体检的同学的体检单中,显示身体异常的人数就高达493人,这种大面积的身体问题,除非真如迷信所说的“着魔”,否则根据常识判断,只能跟学生所生活的环境有关了。而学生所生活的环境,又恰好与旧化工厂只有一路之隔。根据前因后果推断,我们该相信哪个检测结果,是不是已经足够清楚了?

从表面看,仪器是没有感情的,只听从机械的指令。但实际上,仪器是人生产的,人同样可以赋仪器以“感情”,让它跟着人的感情走。电子秤也是个小小的仪器,它在不良商贩手里,照样可以把8两变成1斤。因此用仪器造假,会假得更为“真实”,假得更有欺骗性。

利用现代科技和民意调查来弄虚作假是当今社会常见的骗人把戏。在这种把戏的障眼术中,我们就这样被民意、被代表与被相信了。

与被混淆被欺骗的“知情”相比,更糟糕的是连起码的知情权都被剥夺了。如果学生和家长有足够的知情权,知道学校附近的旧化工厂能放毒,他们就不会去这种地方读书;如果有足够的透明、充分的监督,那么相关的环保测评就不可能轻易通过,学校就不可能建在生态定时炸弹旁边;如果对违规违法者有严厉的惩罚,那么逐利者就不敢如此胆大妄为了……

然而贪婪者是不会愿意把“如果”变成现实的,因为知情权是他们获得利益的路障。

直到病危才开始寻找病因,寻找病因又总是烟幕重重,那些掌握着权力之钥的利益群体,决定了我们的知情权总是姗姗来迟,我们的知情路总是举步维艰。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编辑:李禹
对《常州“毒地”之谜:知情为何总是如此艰难?》表态
对《常州“毒地”之谜:知情为何总是如此艰难?》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