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得有“赝”,问题出现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何龙 发表时间:2016-05-06 06:00

□何龙

这年头,到处都是错别字:植树造“零”,白“收”起家,勤“捞”致富,选“霸”干部,任人为“闲”,择“油”录取,得“财”兼“币”,检查“宴”收,大力支“吃”,为民“储”害,提“钱”释放,攻“官”小姐。

这是讽刺贪腐的流行段子。按照这一段子的思路,我们可以把贪官接受字画真品贿赂称为“贪得无‘赝’”。

但在无处不假的当今社会,要“贪得无‘赝’”谈何容易?据《扬子晚报》报道,因受贿而被判刑的江苏盐城市政协原副主席徐超的一幅“雅贿品”《诸君一笑图》最近以10.09万元的价格被拍卖。行贿者送这一作品时号称价值20万元,但经专家鉴定,这幅落款为黄永玉的画是赝品,鉴定价值为4500元。

而重庆的文强遇到的“贪得有‘赝’”则更为典型:他接受了“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鉴定价值高达364万元,但此画的鉴定证书又是以37万余元的价格标注。在审判文强时,文强的律师指出,行贿人买下此画时,只花了1.5万元。

那么问题来了:在对贪官量刑时,这种有“赝”的贿品应该如何估价?是算行贿时的报价,还是算后来的鉴定价或行贿者的购买价?

如果不按行贿者的报价计算,那么受贿者在主观上又是按这个价钱接收下来的,其权力回报可能也是以此换算的。如果按行贿者的购买价计算,赝品的拍卖价有时又远高于购买价,比如非张大千手笔的青绿山水画,鉴定后一度涨到364万元,随后又被鉴定为普通赝品;非黄永玉真迹的《诸君一笑图》,就被拍出10.09万元。

如此七上八下的价格波动能把法律晃晕,也算是一绝。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单单贪腐与造假就能让人不胜唏嘘叹为观止,当贪腐与造假混杂在一起时,就更令人眼花缭乱了。

前些年,一些地方曾经出现礼品回收转卖店。这种店铺出现在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回收名烟名酒为主。因为拥有大量礼品的人大都以较低的价格卖给礼品回收店,使礼品回收店的生意一时十分红火。

但人们同样很难鉴别这些名贵礼品的真假,而且根据“买者不用,用者不买”的规律,可知购买这些礼品的人大多不是自用,而是用于送礼,真假对他们来说既无法辨别,也没有辨别的意义。

于是礼品回收转卖店就变成赝品的回收转卖店,让假货在送收之间折返行走。传说中有个收礼者曾有过一次奇遇:他把一瓶名酒卖给礼品回收店,这瓶他正好认得的名酒居然在不久之后又被另一个送礼者送了回来!

从贪得无厌到贪得无“赝”再到贪得有“赝”,我们不但遇到了新问题,而且还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新问题!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编辑:龙
对《贪得有“赝”,问题出现》表态
对《贪得有“赝”,问题出现》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