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早恋与人文的失恋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何龙 发表时间:2016-05-18 16:33
□何龙

在中学,学生最怕的事是早起,老师最怕的事是早恋。

老师怕早恋,是因为害怕早恋的学生还没有足够的人生经历来应对恋爱中出现的问题,从而影响学习和成长。

因而早恋成了一个看得见摸得着却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敏感问题,许多老师对早恋问题采取绕道而行的策略。

但广东实验中学的老师阳珂对早恋却没有绕道而行。在一次晨会上,她对学生们“谈情说爱”,认为“爱情有时候就像一场重感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她巧妙地直面早恋问题,赢得师生们的点赞。

在英语里,“affection”既有“感情”、“爱情”的意思,也有“疾病”、“感染”的含义。阳珂“爱情有时候就像一场重感冒”的比喻,与“affection”暗合。

感冒往往具有传染性,使许多学校和老师担心“早恋感冒”会传染给其他学生,于是就有各种各样对付“早恋感冒”的奇葩疗法:山东省聊城某高中有老师在校园里偷拍学生早恋;济南一中学要求学生男女交往至少保持距离44厘米以上,禁止给异性拎书包,禁止异性在操场逗留;徐州一中学禁止男女学生在校园结对散步、禁止同打一把雨伞;陕西一中学要求男女生分区就餐,严禁“混坐”……

“早恋”一词具有大陆内地的当代特色。在西方,没有“早恋”一说;在日韩和台湾,对“早恋”很少如临大敌;在中国古代,“指腹为婚”和“娃娃亲”是父母导演的“早恋”,父母甚至导演早婚。

中国古代由父母直接导演“早恋”早婚,是因为那时包办婚姻,所谓“早恋”,实际上在结婚之前,小“恋人”之间基本上没机会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欲死欲仙。这样的“早恋”显然不影响学习。

对早恋的“教育”,阳珂不是第一个。传说中有老师这样“教育”早恋学生:“你初中耍朋友,只能耍我们这个地方的;高中耍朋友,只能耍我们这个城市的;但你们上了大学,不仅能耍全国各地的,还能耍外国的……所以,你们还是到大学再谈恋爱吧!”

更为确切一些的传说,是重庆的一位高三语文老师为了引导学生走出早恋,在教学楼黑板上写下一段后来被称为“早恋治愈帖”的话:“如果你爱一个人,不是下课给人家买水,不是短信发来发去,也不是周末一起出去唱歌聊天吃饭,而是做一个出色的人,以后的以后,可能还有别人爱她(他),你所要做的就是把别人都比下去!”

这些传说中教育早恋学生的共同特点是功利:有的是从学生的自身功利出发,有的是从学校、老师本身功利考虑,因为早恋影响学生成绩,也就影响老师和学校的成绩。当然,这种“教育”还是比那些奇葩禁止显得动之以情晓之以“利”,更容易被接受。

其实,爱情不仅是“感冒”,还是多种含义的“发烧”。我们知道,许多动力都源于“发烧”,如飞机喷气、汽车引擎等等,都是靠燃料“发烧”产生动力的。

因此美国进化生物学家奥利维雅·贾德森在《性别战争》中说:“如果不是为了性,大自然中绝大多数艳丽、漂亮的东西将不复存在:植物不会绽放花朵,鸟儿不会啾唧歌唱,鹿儿不再萌发鹿角,心儿也不会怦怦乱跳……”

像南京师范大学附中的严毅和习玥,他们在中学开始“早恋”,双方在学习中你追我赶,先后都考上美国名校;像长沙雅礼中学的孙维维与天津市华阳中学的董宇阳,因结识于第45届国际化学奥赛而成“学霸情侣”。

而普希金、歌德、马克思、聂耳等名人,都是“早恋”者。

尽管早恋确实有许多问题,但并非所有早恋都成问题。相反,正如有人所说;“没时间早恋的人,注定以后会腾出更多的时间去相亲。”——它还能解决一些婚恋问题。

既然早恋不可避免,那么如何对待早恋就不但反映了教育精神,还反映了人文精神。那些对待早恋凶巴巴、恶狠狠和绕道走的教育者,就是教育科学和人文精神的双重“失恋”者。(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编辑:竹叶清
对《学生的早恋与人文的失恋》表态
对《学生的早恋与人文的失恋》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