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学生喜爱的校长”为何会感觉很孤独?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周云 发表时间:2016-05-20 10:36
□周云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被称为“愤青教授”、“最受大学生喜爱的校长”。喜欢他的人,认为他特立独行,勇于改革;不喜欢他的人,认为他哗众取宠,热衷炒作。不久前,在学校的一次民主选举会上,郑强票数垫底。批评和赞扬始终伴随着郑强的校长生涯。这些年,他始终不明白,为贵大做了那么多贡献,为什么还有一些人对他不满?

他说,他很孤独。

我相信,在中国任何一所大学中,只要是出现郑强这样的校长,都会引发巨大的争议,毁誉参半。争议的根本原因在于,人们对于什么样的大学才是好大学,没有共识。相应地,对于什么样的校长才是好校长,也就难以形成共识。甚至在同一个人身上,对于好大学、好校长的认识,也是混乱的。于是人们评价一位校长以及他做的事情,往往充满了个人的、感性的色彩,更多的是基于个人的利益。

比如说,对于郑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人们都可以做出截然不同的评判:砍掉学校的树林,赞者会说美化了校园环境,弹者会说砍断了大学的历史文化传承;对老师进行考核,誉者会说干得好,大学里不能再养懒人,毁者会说,不尊重学术规律,不利于老师静下心来做大学问;建设新校区,认同的人会说改善了办学条件,反对的人会说只知道建大楼,不知道培养大师;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赞同者会说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反对的人会说没有尊重学生的意见,没有经过民主程序;“贵州的大学要姓贵州”,赞同者会说为地方服务,贴近地气;反对者同样会说,没有全国和世界的眼光,怎么能办成高水平大学?

更要命的问题在于,作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于如何办大学,指导思想有时也是矛盾的。比如说,一方面三令五申强调,大学的根本职责就在于教书育人,绝不能重科研轻教学,要淡化课题、论文,为此甚至不惜三番五次的发红头文件。但一旦到了学科评估以及相关的评比、检查,对于课题、论文的要求又多得吓人。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要对郑强校长有一个众口一词的评价,是不可能的,毁誉参半,倒是正常。其实在这个问题上,讨论谁对谁错,并没有太大的意义。郑强这么一个有特色的人,如果遇到与他契合的大学,完全可以做一个有特色的校长,办一间有特色的大学。换句话来说,可能每一种对大学的认识以及相关办学理念,都有可能办成有特色的大学,或者说成功的大学。而一所大学应该要找一个与它的特色、历史文化传统相契合的大学校长,方能相得益彰。

现在的关键是,办特色大学以及学校和校长之间双向选择的条件尚不具备。很可能是,郑强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平台,贵州大学没找到适合自己的校长,各种争论由此而产生了。

相比之下,我觉得郑强本人倒是一个成功教育的作品,能做好学问,勇于任事,善于做事,还有出色的演讲能力,水平不错的吹拉弹唱的业余爱好。什么样的教育成就了成功的郑强,倒是值得研究一下。

(作者是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编辑:龙
对《“最受学生喜爱的校长”为何会感觉很孤独?》表态
对《“最受学生喜爱的校长”为何会感觉很孤独?》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