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结婚村主任送花圈 乡村还有多少这样的恶霸?

来源:金羊网 作者:洪巧俊 发表时间:2016-05-28 16:36

作者:洪巧俊

村民结婚办喜事,送花圈,这应是人世间最阴最狠最恶的歹毒手段。这个送花圈的人却是村主任,名叫孟玲芬。有这样的村主任,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泉邱二村的村民们算是倒霉透了。

这个“最牛村主任”就这样牛,就这样霸,就这样歹。报道说,村里谁家办喜事不给她上供,就会收到她送的花圈,还会被她在村里大喇叭上指名道姓地骂大街。(2016年5月25日《北京晨报》)

这个女人可用《封神演义》中那句话来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在我的家乡,是最忌讳做这样的缺德事。老人们说,人家结婚办喜事,说不吉利的话,做不吉利的事,那是要遭雷劈,断子绝孙的,就是有杀父之仇,也不能干这种阴毒之事。这个孟玲芬,只因村民办喜事不上供,就如此丧心病狂地给人家送花圈。

说她丧心病狂一点也不过分,面对电视台记者的镜头,她也敢一个大嘴巴甩到村民脸上,那“啪”的一声竟是那样又脆又响,可见这女人是多么胆大妄为。

面对无法无天的孟玲芬,村民却是敢怒不敢言,就是省公安厅打黑组进村后找村民了解情况,村民闭门不出不敢开口。为什么?因为孟玲芬利用泉邱二村村干部身份,组织其丈夫、儿子、弟弟、外甥等家族成员,并纠集社会渣痞人员,采用暴力及恐吓手段,欺压和敲诈勒索村民。在大辛庄镇泉邱二村就是孟玲芬的天下,在这地盘内,她就是王法,她可以随意打骂村民,谁敢不进贡,就让谁倒霉。

如果不是把农药泼在摄影记者身上,并对摄影记者和电视台栏目组司机进行殴打,引起了高层的关注,那么,她今天就依然在村民的头上屙屎屙尿。

“逐步形成了以孟玲芬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这是报道中的一句话。这个“逐步”两个字用得好,说明这恶势力犯罪团伙不是一时形成的,是逐步形成的,还“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那么这个“逐步形成”的过程中,当地政府领导就不知道?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还是睁只眼,闭只眼地纵容?一个村主任成了当地恶势力犯罪团伙的首领,这个镇的主要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严重失职。同样,当地公安部门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恶势力犯罪团伙鱼肉百姓这么多年,为何没有受到严厉打击?

这让我再一次想起了山东临沂市莒南县筵宾镇小仕沟村蔬菜大棚频遭神秘火烧的事件。一次次的神秘被烧,一次次的又不了了之,村民有苦无处说。然而,这一次次的大棚被烧却为该村支书有关,村民杜庭敬说,他们的村书记利用了一批黑帮,大棚被烧的人没有敢说的,都是书记指使的,他说你不老实我还打。而就在记者采访后不久,村里又有村民被打,还住进了医院。两年期间发生了近百起大棚着火的事情,村里能不风声鹤唳?村民敢怒不敢言,那么当地政府、当地的公安部门也不敢站出来为这些可怜农民撑腰?报道说,有村民报了案,但是依旧没有处理结果。当地政府不为老百姓作主、不作为、不为受害的百姓撑腰,而继续损害村民的利益,难道不是渎职,助纣为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个恶势力犯罪团伙的形成,决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形成的,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逐步壮大,在这形成中没有公安部门去打击,显然恶势力团伙就会发展壮大,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以至村民不上供,就送花圈,以至一个村两年烧近百次大棚。可以说,恶势力团伙的壮大,村霸的无法无天,都是姑息纵容的恶果。

需要追问的,谁在纵容这些村霸,让他们形成恶势力团伙的?纵容者要不要追责?如果不追责,这样的恶势力团伙会不会依然存在,甚至变本加厉的鱼肉百姓?

编辑:竹叶清
对《村民结婚村主任送花圈 乡村还有多少这样的恶霸?》表态
对《村民结婚村主任送花圈 乡村还有多少这样的恶霸?》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