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34万租住酒店”戳中监督的“软肋”

来源:金羊网 作者:鱼予 发表时间:2016-09-06 19:06

昨天(5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了5名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的中管干部的“四风”问题。中纪委指出,党员领导干部腐败堕落往往是从不正之风、享乐奢靡开始,从“四风”上打开缺口。以谷春立为例,从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乐福大酒店1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京华时报 9月6日)

一直以来,坊间有如是一说“一枝烟一斤油,一顿饭一头牛,屁股下面一栋楼。”这实则是民众对个别领导干部的奢靡浪费的一种形象比喻。就如报道中的谷春立,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乐福大酒店1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显然,他的高档消费又何止“一斤油、一头牛、一栋楼”呢?按理,在党中央、国务院以及中纪委三令五申,领导干部不能进出高档酒店和高档娱乐场所的高压反腐、反“四风”当下,怎会出现如此让规定在落实中大打折扣的事例?耗时一年多在高档酒店租住、豪华享受的不正之风难道监督部门无从知晓?是不能下决心治理还是难以办到,抑或是灯下黑?试问,30多万元的花费审计又是如何“过关”?

夫君子之行,静以养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在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就如是规定:党员在生活中陷入奢靡、贪图享乐、追求低级趣味,并造成不良影响的行为给予纪律处分的规定。其实,这里所说的生活奢靡、贪图享乐不难理解,应该是指党员背离了党章要求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义务和《廉洁自律准则》“尚俭戒奢”的要求,在日常生活中,讲排场、比阔气,动辄挥金如土。谷春立之所以能够长期在酒店里面包房,随意消费,除了与不花自己的钱,“崽卖爷田不心疼”有关系,也与行政经费的控制、预算、约束相对偏软有关,更与监督之殇不无关系。

“善禁者,先禁其身而后人”。作为领导干部从我做起,自己首先不搞排场、不破标准、不要超标配置,事事简朴、处处节约,才能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跟著一级学。说到底,谷春立能够长期住在酒店里面,根源仍在于缺乏严格的制度约束。一方面,公共财政,尤其是行政运行费用,严重缺乏公开,公众既无从知晓费用的数额、去向,更无从判断其是否运用合理,能够看到的,只是官员出入酒店的身影。另一方面,领导干部自身应具备的基本素质和道德准则有所偏差。才造就像谷春立这样严重败坏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疏远了干群关系,养成贪图享受、大耍特权的习惯,以至于慢慢走向了腐败的深渊。

有鉴于此,“花34万租住酒店”再次说明,要从根本上遏制党员领导干部腐败堕落不正之风,须从制度入手,斩断私用、滥用公款的“黑手”;要从公共财政的角度入手,通过更透明、更详细的预算决算制度,实现“三公”消费公开化、精细化,管住乱花钱的手;要通过健全权力的分解、制衡机制,规范职务消费,使公款流向更加合理;要完善社会监督、举报机制,加大对违纪官员的查处力度。笔者相信,只要下决心严查官员的豪华享受、豪华吃喝等不正之风,其实是不难办到的。

一言以蔽之。“政者,正也。”“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花34万租住酒店”戳中监督的“软肋”。笔者愿所有的监督部门,能加大监督力度,用铁的手腕,“重拳”打击奢靡之风。更愿所有的领导干部能保持高度警惕,断绝任何非分之想,坚持做好“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自我加压、自我净化、自我提升,给自己涂上“防腐剂”,不要因为自己一言一行,损坏了领导干部在群众心目中应有的形象。(文/鱼予)

编辑:quinn

对《“花34万租住酒店”戳中监督的“软肋”》表态
对《“花34万租住酒店”戳中监督的“软肋”》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