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借款”成受贿遮羞布

来源:金羊网 作者:胡波 发表时间:2016-10-26 09:47

2014年1月至10月,朱勤新在担任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办事处社区综合治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无锡某公司总经理沈某承接保安业务提供帮助,先后6次收受沈某以分红、借款等名义贿赂现金共计人民币60万元。(10月25检察日报)

落马官员的忏悔录可谓五花八门,有“太穷”的,有“不收不近人情”的,还有“为了与下属保持关系”的。不管哪种借口,其实说白了都是“贪”字当头,只不过都不愿意承认或者说得“温文尔雅”一点罢了,就像朱勤新一样,把“贿”说成“借”。

贪官都有“忐忑心。”“开始的一两天,我心里不踏实,思想一直在斗争,后来呢,久而安心,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再后来就无所谓了。”刚刚受贿的时候,朱勤新心里很矛盾,一方面意识到这是违背组织纪律,觉得对不起一生坦荡的老村支书父亲;另一方面,又经不住金钱的诱惑,想到这些钱可以给家人看病,还想到身边一些人收了别人的钱却“相安无事”,就这样怀揣“忐忑”,却不甘于严守纪律,受贿终成自然。

贿由“借”生。在金钱诱惑与违纪违法摇摆不定之后,朱勤新终于给贪腐找到了“自我安慰”法——“借”。“我打电话给沈某,说这个钱我不能要,但他再三劝说,就当是借给我的,我只好安慰自己就当是借朋友的吧。”于是受贿变得自然,原本“忐忑不安的心”也心安理得起来。像这样把受贿说成是“借款”的官员并非朱勤新一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密云县分中心原主任任明信,涉嫌在为开发商提供便利后,收受408万余元购房款及1000欧元,在市二中院受审时,他就辩称购房款是“借的”;广州市文化局文化市场管理处原副处长李力以“借钱炒股”为名,收受广州某承包商16.5万元“借款”……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从朱勤新受贿轨迹我们发现,先是“借”为其腐败开了一道小口子,从第一次受贿手抖心跳,到后来先后6次收受沈某以分红、借款等名义贿赂现金共计人民币60万元,这道口子随着胆量大增而变大,最终演变成大贿,既贿掉了组织原则,又贿掉了党性。

把纪律挺在前面,从受贿官员第一次“借款”抓起。收钱如吸毒,是有瘾的,永远不能有一次,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从落马官员案例分析,“第一次受贿”是他们人生一个突出的转折点。因此,在他们各种“第一次犯错”前,把纪律挺在前面,及时“扯扯袖”、“红红脸”、“出出汗”,就是把他们从悬崖上拉回来,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关心和保护。如果在朱勤新第一次给受贿找到“借”的遮羞布时,及时发现苗头,讲明组织纪律,让其明白“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道理,让其“忐忑心”猛烈颤抖,从而敬畏组织纪律,严于律己,相信一定会把伸出去的手及时收回来。(金羊网文/胡波)

编辑:quinn

对《别让“借款”成受贿遮羞布》表态
对《别让“借款”成受贿遮羞布》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