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大气污染难不成非得靠“约谈”?

来源:金羊网 作者:鱼予 发表时间:2016-11-11 10:54

近日,环保部对山西阳泉和陕西渭南两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督促两地尽快遏制环境质量恶化趋势。在这两地之前,今年4月份,还有安徽安庆、山东济宁等5个城市的政府负责人曾因大气污染等问题被约谈过。(人民网11月10日)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6/1110/c1001-28850618.html

行文之前,先容笔者大胆一假设:如果全国所有省份的重点城市、重点企业均或多或少存在大气污染,而都又在2014年5月出台的《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明确之列,既行政区域内存在未完成环保目标任务、环境质量明显恶化、触犯生态保护红线、建设项目环境违法问题突出等11种情形,地方政府有关负责人应当被约谈。那么,治理大气污染会否像“按下葫芦浮起瓢”,让环保督查应接不暇?诚如环保部约谈反馈如是:约谈“环境质量只能更好,不能变坏”,那么,被约谈的“一把手”表态:“立即追责”“积极整改”,难道事前一点不知?难不成治理大气污染非得靠“约谈”?

环保约谈到底管不管用?笔者不好妄下论断,如果以今年早些时候被约谈的几个城市为例,这些城市在被约谈后都有严举措来看,无可厚非环保“约谈”还真是奏效。如长治和安庆在被约谈后的一个月里,分别开出了917万元和55万元的罚单。长治对13家环境违法企业进行立案查处,安庆限期整改13家企业,处罚7家。济宁在被约谈后,成立了由市长任指挥长,5位市级领导任副指挥长的大气污染防治指挥部。而且,济宁还开展全市突出环境问题专项整治,露天烧烤整治、道路扬尘治理、建筑工地扬尘治理和港口大气污染治理完成率均为100%。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屡屡出手环保“约谈”的“撒手锏”,会否出现“狼来了”的尴尬局面?

“撒手锏”,原本是指敌我双方在厮杀时出其不意地用锏投掷敌手的招数,比喻最关键的时刻使出的最拿手的本领。其实,反观近年来因为污染被约谈的地方“一把手”来看,“约谈”已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话题,虽然算不上老生常谈,说不上荣光,但至少在部分执政人的眼中也算不上“羞耻”,如果唯GDP而论,有钱就为“大哥”,腰板就直,就算是堤内有损失堤外也会补,环保“约谈”还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就是一个不解的“症结”。抛开“约谈”不说,部分地方政府干预执法、污染企业不怕环保部门、环境执法受制于地方政府、许多污染或破坏问题久拖不决等等如是。归根结底,污染不除是撇不开来自方方面面的利益驱动,“解铃”没找到须“系铃人”。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这也正如有专家所言“环境污染不仅是一个技术性问题,更是一个由社会结构、社会过程和社会成员的行为模式长期累积而成的社会问题”。如何标本兼治大气污染,其实是一个“先污染后治理”的蓝本。确切的说,污染如同“牛皮癣”屡治屡发,再次映射出地方经济发展中急功近利、顾此失彼的思维短板,单靠“约谈”未必能根治。如果要有所改观,这需要地方决策者和管理者在认识上应当先行一步,真正在“科学发展和协调发展”上有所作为,否则难以摆脱“污染——约谈——整改——再污染——再约谈——再整改”,约谈风声一过就打回原形的怪圈。

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最后沿用有媒体评论所说,约谈的效果能持续多久,恐怕还有待检验,不能约谈时态度好,声称整改,约谈风声一过就打回原形。同时,约谈之后还要有更严厉的制约措施,比如“区域限批”“挂牌督办”等。关键一点,还是看监督部门是否能顶真逗硬,被改企业能否“真心实意”痛改污染,不然环保“约谈”的效果只会“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金羊网文/鱼予)

编辑:quinn

对《治理大气污染难不成非得靠“约谈”?》表态
对《治理大气污染难不成非得靠“约谈”?》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