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酒席宴请”不应逾越两个界限

来源:金羊网 作者:张贵峰 发表时间:2017-01-18 09:36

贵州凯里市出台的“酒席新规”近日在网络上引发争议。其中规定,复婚、再婚不得操办酒席。当地宣传部门表示,新规仅针对公职人员。对于非公职人员,仅作倡导,不强制要求。但部分公众对此仍存误解。(1月17日新京报)

面对公众对“酒席新规”的争议,相关部门能及时出面回应,当然应予肯定。但从目前媒体披露的“酒席新规”内容来看,上述争议,究竟是否只是一种“误解”,恐怕仍存在不少值得推敲的疑点。如当地宣传部门虽然强调“对于非公职人员,不强制要求”,但相关《办法》实际上又规定,“群众操办婚嫁酒:须填写《报表》……备案”,而这种针对群众办酒席的前置性程序规定,无疑具有明显的“强制性”意味;同时,《办法》还规定,“除结婚酒、丧葬酒外的其他一切酒席一律视为违规酒席”,且并没有明确“仅针对公职人员”,同样也明显是一种“强制性要求”。

近年来,基于“办酒席成风”习气,全国不少地方政府都出台了类似凯里这样的“酒席新规”,如在同属贵州的凤冈县,2016年就曾规定“复婚再婚禁办酒席”,而在其他地区,诸如“老人只能在80岁或90岁时才能办寿宴”之类“酒席新规”,也时常见诸媒体报道。在反“四风”的正风肃纪语境下,为遏制各种大操大办,尤其公职人员大操大办酒席现象,一些地方出台相应的“酒席新规”,当然并非没有现实的合理必要性。但与此同时,又必须意识到,制定这些“酒席新规”,并不是可以任性为之,而应当恪守一定的界限。

首先,必须恪守“法无授权不可为”以及相应的“依法依规执纪”界限,不能任性超过法律法规的授权,非法地限制人们置办酒席的权利。这正如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及《立法法》均明确要求的,“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的依据,地方政府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而上述“酒席新规”,无论是要求“群众操办婚嫁酒:须填写报表”,还是简单规定“除结婚酒、丧葬酒外的其他一切酒席一律视为违规酒席”,显然都没有任何上位法律依据,且明显涉嫌“减损公民权利”并“增加其义务”。

其次,“酒席新规”除了应明确“仅限公职人员”,还应进一步恪守严格的“公私”界限:也即对酒席的任何规范,只能紧扣“公”字来做文章,所规范的只能是涉“公”行为,如涉及公职人员、公款、公务、公权的行为。也就是说,各种酒席只能当其涉及“公职、公款、公务、公权”情况下,才必须严格规范,否则,若与上述任何一个“公”字都完全不沾边,纯属个人私事,则不宜随意干涉,更不能任性查处。

事实上,针对如何认定“大操大办酒席”,此前中纪委网站曾专门刊文给出六条标准,“一看是否使用公款;二看是否使用公物;三看是否使用公产;四看来宾中有无管理和服务对象;五看来宾中有无使用公物;六看是否影响他人休息、破坏环境”。这意味着,只要不触犯这六条标准,即便是公职人员,其实也是有权操办酒席的,哪怕是“复婚再婚办酒席”,也并不违反相关党纪国法。

很明显,只有严格恪守上述两个界限,才不仅能维护“酒席新规”本身的合法合规性,使之不触碰逾越法律红线、底线,还能同时确保“酒席新规”的实施效果,既最大程度地抑制公职人员举办酒席宴请过程中可能存在的腐败滥权现象,又能同时充分尊重一般群众自主办酒席的私权利。

 

 

编辑:李禹

对《规范“酒席宴请”不应逾越两个界限》表态
对《规范“酒席宴请”不应逾越两个界限》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