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挨打:“生理期”也成“临时工”

来源:金羊网 作者:何龙 发表时间:2017-08-03 09:00
7月28日,湖南株洲一位快递员送快递时迟到5分钟,遭到一位女子和一位男子的殴打,造成快递员软组织挫伤,大小便失禁。

多家媒体报道,打人女子称,这是因为她在生理期,才有这种过激反应。

在我们所有的错误归因中,都有无处不在的责任担当者,他们的名字叫“临时工”。现在,“临时工”的家族又多了一位新成员——生理周期。

“生理期”是女性“月经期”的委婉说法。生理学告诉我们,许多女性在月经周期中存在情绪波动问题,表现为烦躁、焦虑、易怒、疲劳、头痛等。统计结果表明,很大比例的女性暴力犯罪行为和自杀都发生在经期或前后。

而另一些研究人员则认为,情绪波动与文化修养、社会环境因素有关。

尽管女性的经期反应问题确实存在,但仍不足以成为打快递员的完全归因。

近段时间,快递员被打事件频频发生,打人者未必与“生理期”有关:

今年2月,在山东省潍坊市经济开发区,中通快递员李某在送件时与客户发生冲突,被打断10根肋骨;

去年12月,重庆九龙坡一名快递员由于路线不熟晚到了几个小时,被收件人打致耳朵出血;

去年11月,北京通州区马驹桥的圆通快递员王泽宁送件时遭到收件人暴打;

济南一位快递员被客户用砖砸伤了头,缝了6针……

在这些暴力殴打快递员事件中,多数“打手”不但与“生理期”无关,甚至根本就不是女性。

影响暴力行为的,与其说是女性的生理周期,不如说是文化环境的“生理周期”。实际上,暴力的击发装置不是生成于雌性激素,而是生成于雄性激素。我们所处的社会,在不少场景中,充斥着动辄拳脚相向的暴力荷尔蒙。

7月28日晚,也就是湖南株洲快递员被打的那天,徐峥与跟拍女记者发生肢体冲突。徐峥向女记者脸上踢了三次,导致后者左眼眶受创出血,视力模糊。

许多网友认为,“狗仔队”因跟拍而被明星殴打是“活该”,他们甚至把徐峥视为“英雄”。

为一碗面把人打死,为几块钱把人打残,如果把这样的暴力行为归因于“生理期”,岂不冤死了“生理期”这个“临时工”?

从许许多多的暴力行为中,我们似乎能感受到某种“战斗民族的血性”。但这种“血性”往往只出现在睚眦必报的个人恩怨中,却很少出现于除暴安良的见义勇为中。在真正需要“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时候,许多人却选择袖手旁观。

暴力荷尔蒙气味十足的环境,往往是“说理无效”和“法律羸弱”造成的。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拳头大于道理,如果法律弱于武力,就难免形成动口不如动手、动笔不如动刀的暴力文化环境。

在上述诸多事件中,只要暴力施加者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就都会是对暴力的鼓励。

“临时工”代人受过而真正责任担当者逍遥一旦成为现实,那么无疑就是理与法孱弱的主要反映之一。(何龙)

编辑:alan
对《快递员挨打:“生理期”也成“临时工”》表态
对《快递员挨打:“生理期”也成“临时工”》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