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直播”关停:该给直播行业立规矩了

来源:金羊网 作者:邓海建 发表时间:2017-12-21 10:57

□邓海建

12月20日,360公司在水滴直播官网上发出声明称,由于内部业务调整,水滴直播自即日起停止运营,360智能摄像机将专注提供可靠的安防监控功能,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公开信中表示,将直播与监控两种功能做在同一个硬件上,“使得大家容易被误导,这是我们需要反思的。”(12月20日新京报消息)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水滴直播”里看你。一篇题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把360旗下的“水滴直播”推至舆论的台前。尽管周鸿祎辩称是因为触碰了传统厂商利益才导致“被黑”,只是,在这场博弈中,哪怕有天大的商战冤屈,恐怕亦难以洗白“水滴直播”的诸多违规嫌疑。

今日,“水滴直播”按下了自杀键,数据和网络或可弹指间灰飞烟灭,不过,这一轮喧嚣舆情中的核心追问,仍缺乏靠谱而负责的说法:第一,“水滴直播”是否有不设防乱直播的行为?第二,擅自打开摄像头开通直播的究竟是直播平台还是无良商家?第三,虐童事件后,“92年女生”陈菲菲指称能在“水滴直播”随便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这与周鸿祎之前所说的“家长一人一个账号,直播内容只有家长可看”的说法不符。究竟孰真孰假?

有案可稽的是,今年4月左右,多家媒体报道“各地学校和老师利用水滴直播平台分享课堂画面”,涉及范围涵盖幼儿园至高中生多个阶段,直播场景多为教室。令人细思恐极的是类似下面这些留言:“这个班级我看了两个月,谁和谁熟悉,谁和谁谈不来,还有谈恋爱的,我都知道。”而据媒体消息,在“水滴直播”平台上,游泳池、盲人按摩馆、酒店大堂、内衣店也被人拿来直播。更令人哑然的是,2016年5月11日,360攻防实验室还发布了中国首份《国内智能家庭摄像头安全状况评估报告》:对国内市场上销售的近百个品牌的家庭智能摄像头进行安全评估测试发现,近8成产品存在用户信息泄露、数据传输未加密、APP未安全加固等安全缺陷。

“水滴直播”乖巧地下架了,但监控类直播平台的监管该提上议事日程了。其实,无论360方面怎么辩解,未经当事人同意而自动直播,即便是商家主动打开直播按钮,仍难逃情理法的质疑:一方面,《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早就明确规定,直播平台对于直播内容负有“审查义务”,对于平台播出内容应承担第一道监管职责。换言之,幼儿园的监控若在“水滴直播”不设防泄露出去,平台方就是第一责任人。另一方面,今年6月1日实施的《网络安全法》亦强调网络运营者需要建立一套健全的用户信息保护制度,凡收集、储存、处理和转移个人信息,应明确与被收集者沟通,并在进行上述操作前得到被收集者同意。“水滴直播”的摄像头指向私人的时候,仅仅商家举手表态能算数吗?

如今,“水滴直播”关停了。但关于直播行业,却有许多未竟之问。在这个“农村小伙直播种地月入10万元”的年代,在“未来三五年直播行业规模很有可能超过电影市场”的年代,为其立下权责的规矩,给其划清法纪的边界,恐怕是耍嘴皮子功夫之前的关键环节。总之,关停“水滴直播”并非剧终之举,法规跟上、监管跟上,直播行业与公民权益才不会沦为鱼和熊掌的关系。

编辑:栋
数字报

“水滴直播”关停:该给直播行业立规矩了

金羊网  作者:邓海建  2017-12-21

□邓海建

12月20日,360公司在水滴直播官网上发出声明称,由于内部业务调整,水滴直播自即日起停止运营,360智能摄像机将专注提供可靠的安防监控功能,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公开信中表示,将直播与监控两种功能做在同一个硬件上,“使得大家容易被误导,这是我们需要反思的。”(12月20日新京报消息)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水滴直播”里看你。一篇题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把360旗下的“水滴直播”推至舆论的台前。尽管周鸿祎辩称是因为触碰了传统厂商利益才导致“被黑”,只是,在这场博弈中,哪怕有天大的商战冤屈,恐怕亦难以洗白“水滴直播”的诸多违规嫌疑。

今日,“水滴直播”按下了自杀键,数据和网络或可弹指间灰飞烟灭,不过,这一轮喧嚣舆情中的核心追问,仍缺乏靠谱而负责的说法:第一,“水滴直播”是否有不设防乱直播的行为?第二,擅自打开摄像头开通直播的究竟是直播平台还是无良商家?第三,虐童事件后,“92年女生”陈菲菲指称能在“水滴直播”随便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这与周鸿祎之前所说的“家长一人一个账号,直播内容只有家长可看”的说法不符。究竟孰真孰假?

有案可稽的是,今年4月左右,多家媒体报道“各地学校和老师利用水滴直播平台分享课堂画面”,涉及范围涵盖幼儿园至高中生多个阶段,直播场景多为教室。令人细思恐极的是类似下面这些留言:“这个班级我看了两个月,谁和谁熟悉,谁和谁谈不来,还有谈恋爱的,我都知道。”而据媒体消息,在“水滴直播”平台上,游泳池、盲人按摩馆、酒店大堂、内衣店也被人拿来直播。更令人哑然的是,2016年5月11日,360攻防实验室还发布了中国首份《国内智能家庭摄像头安全状况评估报告》:对国内市场上销售的近百个品牌的家庭智能摄像头进行安全评估测试发现,近8成产品存在用户信息泄露、数据传输未加密、APP未安全加固等安全缺陷。

“水滴直播”乖巧地下架了,但监控类直播平台的监管该提上议事日程了。其实,无论360方面怎么辩解,未经当事人同意而自动直播,即便是商家主动打开直播按钮,仍难逃情理法的质疑:一方面,《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早就明确规定,直播平台对于直播内容负有“审查义务”,对于平台播出内容应承担第一道监管职责。换言之,幼儿园的监控若在“水滴直播”不设防泄露出去,平台方就是第一责任人。另一方面,今年6月1日实施的《网络安全法》亦强调网络运营者需要建立一套健全的用户信息保护制度,凡收集、储存、处理和转移个人信息,应明确与被收集者沟通,并在进行上述操作前得到被收集者同意。“水滴直播”的摄像头指向私人的时候,仅仅商家举手表态能算数吗?

如今,“水滴直播”关停了。但关于直播行业,却有许多未竟之问。在这个“农村小伙直播种地月入10万元”的年代,在“未来三五年直播行业规模很有可能超过电影市场”的年代,为其立下权责的规矩,给其划清法纪的边界,恐怕是耍嘴皮子功夫之前的关键环节。总之,关停“水滴直播”并非剧终之举,法规跟上、监管跟上,直播行业与公民权益才不会沦为鱼和熊掌的关系。

编辑: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