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包神器”背后的商业伦理问题

来源:金羊网 作者:

毛建国

 发表时间:2017-12-26 09:25

“OPPOR9上交机可亮屏”“手机模型仿真上交专用可亮屏iPhone8plus”……淘宝上不少售卖手机模型的商家打出了“‘上交’专用神器”的广告语,售卖的手机模型也由过去的黑屏“升级”为可亮屏、可开机。部分商家透露,购买这种模型机的人群中,学生占很大比例,大多是为了应付学校收手机时用来“顶包”的。(12月25日北京青年报)

每一款新工具的诞生,既要看其技术含量,也要看其属性。售卖的手机模型原本仅为柜台展示所用,销量不大,现在学生却占了很大比例,大多是为了应付学校收手机时,避免交真手机而买来“顶包”的。

“顶包”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包含暗中更换、替罪之意,网络上不少售卖手机模型的商家打出了“‘上交’专用神器”的广告语,大声喊出“放心上交顶包神器”“按键可按 上交顶包”,简直是直接诱导学生弄虚作假。而这,已经涉及商业伦理。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开篇就写道,“人,不管被认为是多么的自私,在他人性中显然还有一些原理,促使他关心他人的命运,使他人的幸福成为他的幸福必备的条件。”正是从道德情操出发,有些商人公开表示,有些生意哪怕并不违背法律,哪怕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但因为涉及商业伦理,还是不能做的。制造和销售“顶包神器”,在迎合也在鼓励学生弄虚作假,其行为看不到应有的商业伦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里的道,不仅体现在过程上,而且体现在方向上。市场一再表明,只有将自身利益同社会主流价值紧密结合,发展之路才会越走越宽。在市场中也不难看到,那些最终能够做大做强做久的,往往都讲商业伦理;相反,一心掉进钱眼里,往往做不大做不强做不久。

为了防止市场走向“无道”,法律有着必要的约束。《广告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广告应当真实、合法,以健康的表现形式表达广告内容,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

在一些电商平台上,商家们的广告语如出一辙:“放心上交顶包神器”“开学小目标手机不用交”“按键可按上交顶包”……这种鼓励和怂恿作假的行为,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吗?这种行为,难道不应该得到遏制吗?其大张旗鼓地出现,难道不值得反思吗?

不让我们的孩子成为被手机绑架的一代,是学校的责任,也是全社会的责任。孩子想要“顶包神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真正值得奇怪的是,竟然有人提供“顶包神器”,竟然有人夸张宣传“顶包神器”,而且竟然没有得到有效干预。

如果说有些商家“能赚一笔是一笔”,那么本应有着长线思维的电商平台何以熟视无睹?电商平台到底是后知后觉的问题,还是像有些小商家一样,为了赚钱把商业伦理丢到一边?

毛建国

编辑:宏
数字报

“顶包神器”背后的商业伦理问题

金羊网  作者:

毛建国

  2017-12-26

“OPPOR9上交机可亮屏”“手机模型仿真上交专用可亮屏iPhone8plus”……淘宝上不少售卖手机模型的商家打出了“‘上交’专用神器”的广告语,售卖的手机模型也由过去的黑屏“升级”为可亮屏、可开机。部分商家透露,购买这种模型机的人群中,学生占很大比例,大多是为了应付学校收手机时用来“顶包”的。(12月25日北京青年报)

每一款新工具的诞生,既要看其技术含量,也要看其属性。售卖的手机模型原本仅为柜台展示所用,销量不大,现在学生却占了很大比例,大多是为了应付学校收手机时,避免交真手机而买来“顶包”的。

“顶包”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包含暗中更换、替罪之意,网络上不少售卖手机模型的商家打出了“‘上交’专用神器”的广告语,大声喊出“放心上交顶包神器”“按键可按 上交顶包”,简直是直接诱导学生弄虚作假。而这,已经涉及商业伦理。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开篇就写道,“人,不管被认为是多么的自私,在他人性中显然还有一些原理,促使他关心他人的命运,使他人的幸福成为他的幸福必备的条件。”正是从道德情操出发,有些商人公开表示,有些生意哪怕并不违背法律,哪怕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但因为涉及商业伦理,还是不能做的。制造和销售“顶包神器”,在迎合也在鼓励学生弄虚作假,其行为看不到应有的商业伦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里的道,不仅体现在过程上,而且体现在方向上。市场一再表明,只有将自身利益同社会主流价值紧密结合,发展之路才会越走越宽。在市场中也不难看到,那些最终能够做大做强做久的,往往都讲商业伦理;相反,一心掉进钱眼里,往往做不大做不强做不久。

为了防止市场走向“无道”,法律有着必要的约束。《广告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广告应当真实、合法,以健康的表现形式表达广告内容,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

在一些电商平台上,商家们的广告语如出一辙:“放心上交顶包神器”“开学小目标手机不用交”“按键可按上交顶包”……这种鼓励和怂恿作假的行为,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吗?这种行为,难道不应该得到遏制吗?其大张旗鼓地出现,难道不值得反思吗?

不让我们的孩子成为被手机绑架的一代,是学校的责任,也是全社会的责任。孩子想要“顶包神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真正值得奇怪的是,竟然有人提供“顶包神器”,竟然有人夸张宣传“顶包神器”,而且竟然没有得到有效干预。

如果说有些商家“能赚一笔是一笔”,那么本应有着长线思维的电商平台何以熟视无睹?电商平台到底是后知后觉的问题,还是像有些小商家一样,为了赚钱把商业伦理丢到一边?

毛建国

编辑: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