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下乡” 不能变成“风险下乡

来源:金羊网 作者:冯海宁 发表时间:2018-01-31 08:42

记者近日走访、调研了解到,近些年来工商资本“下乡”在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带来的风险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大量涉农项目“烂尾”,资本“跑路”,土地撂荒、农民利益受损;二是土地流转纠纷频发,增加了农村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三是“非粮化”“非农化”现象层出不穷,粮食战略安全受威胁。(1月30日《经济参考报》)

由于近些年“三农”改革尤其是土地改革步伐明显加快,这让各类社会资本看到了商机,继而纷纷“下乡”,带动资金、技术、人才等进入乡村,推动了农业现代化进程、增加了农民收入、改善了村容村貌。与此同时,由于种种原因,某些资本“下乡”变成了风险“下乡”,不仅没有给农村农民带来应有收益,反而把很多麻烦留给了基层农村。

以上三个方面的风险,都不是小风险。比如涉农项目“烂尾”,既造成土地资源严重浪费,又损害了农民利益。即便今天农民可以外出打工,但土地仍是很多农民生存的主要依靠,当土地撂荒,心里最“痛”的无疑是农民。再如,“非粮化”“非农化”,既威胁到耕地红线,又影响粮食战略安全。此外,资本“下乡”还会带来环境污染等风险。

当然,资本“下乡”部分风险也会给资本方造成一定的损失,即造成了多输局面。这提醒其他资本方,在“下乡”时不能盲目冲动,也不能有投机、圈地等心理,而是要以深入调研为前提,做好长线投资准备,尤其要规范经营,否则既害自己又害农民。因为农业投资具有长期性、复杂性、风险性等特点,与一般投资房产、股票等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要想防范资本“下乡”变成风险“下乡”,首先需要资本方更理智。据悉,不少工商资本投身农业的热情很高,但进来却发现与他们想象的情况差别很大。显然,这种投资比较盲目,既对农业市场了解不够,自身也缺乏相关能力和实力。所以,资本方不能只是看到农业方面的商机,还要对自身经营能力和市场风险进行科学评估。

其次,有效规范土地流转。无疑,土地流转改革不断深化,是资本“下乡”的重要原因。然而由于很多地方土地流转不规范,滋生了大量纠纷,以某省为例,2016年发生土地承包经营纠纷20525起,这类纠纷就会损害农民利益。据悉,要么是部分地方未建立土地流转交易市场,要么是部分交易市场管理欠规范。规范土地流转才能防范风险。

另外,还需健全农业投资风险防控体系。实际上,有关方面早意识到资本“下乡”有风险,比如2015年四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对工商资本租赁农地监管和风险防范的意见》,提出风险保障金制度等三项措施。但从这则报道来看,现实问题不少。显然,还有必要进一步健全风险防控体系,比如,应该鼓励农业投资中引入更多商业保险等。

显然,投资任何领域或多或少都有一定风险,资本“下乡”出现某些风险也在所难免,问题在于,如何降低风险发生率,如何减少风险带来的损失?从实际情况看,在农业投资领域和土地相关改革中,预防风险的机制目前仍不健全。而且,我们还要意识到,在资本“下乡”风险中,农民是相对弱势一方,如何保障农民合法权益更值得深思。

□冯海宁

编辑:邬嘉宏
数字报

“资本下乡” 不能变成“风险下乡

金羊网2018-01-31 08:42:37

记者近日走访、调研了解到,近些年来工商资本“下乡”在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带来的风险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大量涉农项目“烂尾”,资本“跑路”,土地撂荒、农民利益受损;二是土地流转纠纷频发,增加了农村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三是“非粮化”“非农化”现象层出不穷,粮食战略安全受威胁。(1月30日《经济参考报》)

由于近些年“三农”改革尤其是土地改革步伐明显加快,这让各类社会资本看到了商机,继而纷纷“下乡”,带动资金、技术、人才等进入乡村,推动了农业现代化进程、增加了农民收入、改善了村容村貌。与此同时,由于种种原因,某些资本“下乡”变成了风险“下乡”,不仅没有给农村农民带来应有收益,反而把很多麻烦留给了基层农村。

以上三个方面的风险,都不是小风险。比如涉农项目“烂尾”,既造成土地资源严重浪费,又损害了农民利益。即便今天农民可以外出打工,但土地仍是很多农民生存的主要依靠,当土地撂荒,心里最“痛”的无疑是农民。再如,“非粮化”“非农化”,既威胁到耕地红线,又影响粮食战略安全。此外,资本“下乡”还会带来环境污染等风险。

当然,资本“下乡”部分风险也会给资本方造成一定的损失,即造成了多输局面。这提醒其他资本方,在“下乡”时不能盲目冲动,也不能有投机、圈地等心理,而是要以深入调研为前提,做好长线投资准备,尤其要规范经营,否则既害自己又害农民。因为农业投资具有长期性、复杂性、风险性等特点,与一般投资房产、股票等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要想防范资本“下乡”变成风险“下乡”,首先需要资本方更理智。据悉,不少工商资本投身农业的热情很高,但进来却发现与他们想象的情况差别很大。显然,这种投资比较盲目,既对农业市场了解不够,自身也缺乏相关能力和实力。所以,资本方不能只是看到农业方面的商机,还要对自身经营能力和市场风险进行科学评估。

其次,有效规范土地流转。无疑,土地流转改革不断深化,是资本“下乡”的重要原因。然而由于很多地方土地流转不规范,滋生了大量纠纷,以某省为例,2016年发生土地承包经营纠纷20525起,这类纠纷就会损害农民利益。据悉,要么是部分地方未建立土地流转交易市场,要么是部分交易市场管理欠规范。规范土地流转才能防范风险。

另外,还需健全农业投资风险防控体系。实际上,有关方面早意识到资本“下乡”有风险,比如2015年四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对工商资本租赁农地监管和风险防范的意见》,提出风险保障金制度等三项措施。但从这则报道来看,现实问题不少。显然,还有必要进一步健全风险防控体系,比如,应该鼓励农业投资中引入更多商业保险等。

显然,投资任何领域或多或少都有一定风险,资本“下乡”出现某些风险也在所难免,问题在于,如何降低风险发生率,如何减少风险带来的损失?从实际情况看,在农业投资领域和土地相关改革中,预防风险的机制目前仍不健全。而且,我们还要意识到,在资本“下乡”风险中,农民是相对弱势一方,如何保障农民合法权益更值得深思。

□冯海宁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