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综合征”发作 监督须尽快补位

来源:金羊网 作者:阅尽 发表时间:2018-02-05 09:12

□阅 尽

年关愈来愈近,有的企业已开始放假,而一些政府部门的服务窗口,“年前综合征”也开始“发作”。还没到假期,状态却已“放假”,民众前往办事,弄不好就会碰一鼻子灰。有的工作人员点个卯就不见了人,有的人虽在班上,但心思不在公务,要么闲聊,要么办私事,有些索性让人们“过了年再说”,这令前往办事的群众心里添堵。

盘点媒体报道会发现,“年前综合征”的说法已有些年头。而且,每至岁末年关,形形色色的“年前综合征”就会冒头。出门在外打工的人,这时开始盘算着家人欢聚团圆,或采办年货,或抢购回家车票,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有的生产性企业,提前给员工放假,让人们早日阖家团圆,亦合情合理。但作为政府服务部门,尤其是窗口单位,却不可让工作松懈,让服务“放假”。

这是因为,政府作为全社会的服务机构或运行中枢,它要永远保持着正常运转,有的甚至是24小时都不可停摆,诸如警察,诸如各种救援指挥中心等等。所以,有的政府工作人员以“企业都放假了,我们为何不能轻松一下”为借口,或以“辛苦一年,也该歇歇了”为由,自我放松,自行“减压”,说轻了是违纪行为,重则是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缺乏。

当然,有些工作人员由于某些特殊原因,需提前返乡等,单位领导可为员工调班或通融处理,但作为政府部门的整体工作,却绝不可因此受到影响。

事实上,在有些单位,年前是“过了年再说”,而年后往往又成了“过了十五再说”,把为群众办事一拖再拖。不仅过年如此,每遇节庆长假,都会出现松懈现象,诸如“长假综合征”,“周一综合征”等等。表面是受节日影响,实则反映出机关的工作作风有问题。

一些机关出现的“年前综合征”,既令人们办事不便,让群众非常不满,亦影响政府的形象,因此,综合整治不可缺少。这一方面要强化机关工作作风建设,强调任何时候都不能牺牲群众利益为机关工作减压。另一方面,亦需科学安排窗口工作,充实一线,提高服务质量。特别是利用网络办公技术,简化办事程序,让群众少跑腿,好办事。

愈是节庆年关时刻,愈能体现一个机关的作风是否过硬,服务是否到位。对此,必须强化监督,对有些机关服务窗口出现的“等过年”不在状态等现象,要通过明察暗访,或群众举报等及时发现,迅速纠正。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纪律松懈、无故脱岗等违纪行为,更要严肃处理。总之,马上能办的事,决不能拖到年后。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编辑:栋
数字报

“年前综合征”发作 监督须尽快补位

金羊网2018-02-05 09:12:11

□阅 尽

年关愈来愈近,有的企业已开始放假,而一些政府部门的服务窗口,“年前综合征”也开始“发作”。还没到假期,状态却已“放假”,民众前往办事,弄不好就会碰一鼻子灰。有的工作人员点个卯就不见了人,有的人虽在班上,但心思不在公务,要么闲聊,要么办私事,有些索性让人们“过了年再说”,这令前往办事的群众心里添堵。

盘点媒体报道会发现,“年前综合征”的说法已有些年头。而且,每至岁末年关,形形色色的“年前综合征”就会冒头。出门在外打工的人,这时开始盘算着家人欢聚团圆,或采办年货,或抢购回家车票,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有的生产性企业,提前给员工放假,让人们早日阖家团圆,亦合情合理。但作为政府服务部门,尤其是窗口单位,却不可让工作松懈,让服务“放假”。

这是因为,政府作为全社会的服务机构或运行中枢,它要永远保持着正常运转,有的甚至是24小时都不可停摆,诸如警察,诸如各种救援指挥中心等等。所以,有的政府工作人员以“企业都放假了,我们为何不能轻松一下”为借口,或以“辛苦一年,也该歇歇了”为由,自我放松,自行“减压”,说轻了是违纪行为,重则是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缺乏。

当然,有些工作人员由于某些特殊原因,需提前返乡等,单位领导可为员工调班或通融处理,但作为政府部门的整体工作,却绝不可因此受到影响。

事实上,在有些单位,年前是“过了年再说”,而年后往往又成了“过了十五再说”,把为群众办事一拖再拖。不仅过年如此,每遇节庆长假,都会出现松懈现象,诸如“长假综合征”,“周一综合征”等等。表面是受节日影响,实则反映出机关的工作作风有问题。

一些机关出现的“年前综合征”,既令人们办事不便,让群众非常不满,亦影响政府的形象,因此,综合整治不可缺少。这一方面要强化机关工作作风建设,强调任何时候都不能牺牲群众利益为机关工作减压。另一方面,亦需科学安排窗口工作,充实一线,提高服务质量。特别是利用网络办公技术,简化办事程序,让群众少跑腿,好办事。

愈是节庆年关时刻,愈能体现一个机关的作风是否过硬,服务是否到位。对此,必须强化监督,对有些机关服务窗口出现的“等过年”不在状态等现象,要通过明察暗访,或群众举报等及时发现,迅速纠正。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纪律松懈、无故脱岗等违纪行为,更要严肃处理。总之,马上能办的事,决不能拖到年后。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编辑: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