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一把的“怀旧食品”,能否好好活下去?

来源:金羊网 作者:

然玉

 发表时间:2018-02-09 09:17

昨日报载,在北冰洋汽水、稻香村炸串、袋淋等承载70后、80后童年记忆的食品纷纷回归之后,另一款产自北京的摩奇饮料近日也高调起死回生。“消失”了16年的摩奇饮料悄然成为网红爆款商品,首批一万箱桃汁饮料上市仅3小时就销售一空。靠打“情怀牌”的怀旧食品,纷纷起死回生。近年来,随着外资冲击效应减弱,部分合约到期,国内众多的“老字号”饮料品牌,纷纷脱离“国际大牌”,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怀旧食品纷纷起死回生,这其实并非孤立现象。此前,国货化妆品、国民运动鞋等的翻红,也曾瞩目一时。在时下市场语境下,怀旧型商业形态的崛起可谓是来势汹汹。各行各业、各种产品,借着大打情怀牌,一时间赚尽眼球。那些捧场的拥趸们,实在已很难区分,到底是在购买商品还是消费情感。

“但凡过去的,都是美好的”,对于记忆的过滤、修饰与美化,历来是人性深处习惯的偏好。怀旧食品的重新流行,正是基于这一心理基础。它们与其说是一种食品、一种饮料,不若视之为是一种时代标识物和情感催化剂。于是诚如我们所见,消费者在购买和食用这些商品的过程中,往往会伴随着拍照、晒图以及几句煽情文字。显而易见,社交媒介的勃兴,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怀旧食品的行情。

实际上,各式各样的怀旧食品,其最主要的价值支撑无非来源于两个层面:其一就是“怀旧情愫”,其二便是“民族品牌”。我们都知道,1990年代初诸如北冰洋、山海关等本土饮料品牌均在被国际饮料巨头“战略性收购”后而遭雪藏。近些年来,一些地方国企和政府陆续斥资将上述“老品牌”回购,如此才促成了如今众多怀旧食品的回归……

怀旧食品的复出,说到底是一件商业行为,讲究的是“投入与产出”“成本与收益”。那么,这些看似热闹的老品牌食品,又是否能获得足够的市场回报呢?“怀旧”毕竟不是万能灵药,若没有对应的产品创新、营销渗透与渠道搭建,即便红极一时的“怀旧食品”,最终也可能会重归落寞。由此可以预见,此类食品的复兴之路,并非一路坦途。

在很多时候,类似的怀旧食品,都受困于其天然的地域属性,以及历史标签的束缚:若不进行产品改进,则很可能不符合大众消费市场的现时偏好;若大胆创新改良,则又失去了其最为人称道的年代感与怀旧功能。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几乎就是一个两难困境了。如何破局?如何确保怀旧食品火一把之后能存活下去?凡此种种,都需要在商言商给出答案。

然玉

编辑:栋
数字报

红一把的“怀旧食品”,能否好好活下去?

金羊网2018-02-09 09:17:07

昨日报载,在北冰洋汽水、稻香村炸串、袋淋等承载70后、80后童年记忆的食品纷纷回归之后,另一款产自北京的摩奇饮料近日也高调起死回生。“消失”了16年的摩奇饮料悄然成为网红爆款商品,首批一万箱桃汁饮料上市仅3小时就销售一空。靠打“情怀牌”的怀旧食品,纷纷起死回生。近年来,随着外资冲击效应减弱,部分合约到期,国内众多的“老字号”饮料品牌,纷纷脱离“国际大牌”,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怀旧食品纷纷起死回生,这其实并非孤立现象。此前,国货化妆品、国民运动鞋等的翻红,也曾瞩目一时。在时下市场语境下,怀旧型商业形态的崛起可谓是来势汹汹。各行各业、各种产品,借着大打情怀牌,一时间赚尽眼球。那些捧场的拥趸们,实在已很难区分,到底是在购买商品还是消费情感。

“但凡过去的,都是美好的”,对于记忆的过滤、修饰与美化,历来是人性深处习惯的偏好。怀旧食品的重新流行,正是基于这一心理基础。它们与其说是一种食品、一种饮料,不若视之为是一种时代标识物和情感催化剂。于是诚如我们所见,消费者在购买和食用这些商品的过程中,往往会伴随着拍照、晒图以及几句煽情文字。显而易见,社交媒介的勃兴,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怀旧食品的行情。

实际上,各式各样的怀旧食品,其最主要的价值支撑无非来源于两个层面:其一就是“怀旧情愫”,其二便是“民族品牌”。我们都知道,1990年代初诸如北冰洋、山海关等本土饮料品牌均在被国际饮料巨头“战略性收购”后而遭雪藏。近些年来,一些地方国企和政府陆续斥资将上述“老品牌”回购,如此才促成了如今众多怀旧食品的回归……

怀旧食品的复出,说到底是一件商业行为,讲究的是“投入与产出”“成本与收益”。那么,这些看似热闹的老品牌食品,又是否能获得足够的市场回报呢?“怀旧”毕竟不是万能灵药,若没有对应的产品创新、营销渗透与渠道搭建,即便红极一时的“怀旧食品”,最终也可能会重归落寞。由此可以预见,此类食品的复兴之路,并非一路坦途。

在很多时候,类似的怀旧食品,都受困于其天然的地域属性,以及历史标签的束缚:若不进行产品改进,则很可能不符合大众消费市场的现时偏好;若大胆创新改良,则又失去了其最为人称道的年代感与怀旧功能。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几乎就是一个两难困境了。如何破局?如何确保怀旧食品火一把之后能存活下去?凡此种种,都需要在商言商给出答案。

然玉

编辑: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