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超纲教学” 破除 “剧场效应”

来源:金羊网 作者:熊丙奇 发表时间:2018-02-28 08:27

城市观察

□熊丙奇

记者26日从教育部了解到,针对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影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造成学生课外负担过重,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等问题,教育部、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决定联合开展三个阶段的专项治理行动。根据四部门要求,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校外培训机构要立即停办整改,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

此前,培训机构的超前教育,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被认为制造了教育的“剧场效应”,增加家庭的教育焦虑与学生的学业压力,破坏基础教育的基本秩序,当培训机构提前对学生进行超前教育,培训机构就变为了教育的“主体”,学校教育反而变为“炒冷饭”。禁止教育培训机构进行超前教育,已经形成社会共识。在今年1月召开的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要大力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使其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者”,而不是教育秩序的“干扰者”

但是,要让叫停培训机构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得到坚决执行,还有必要进一步对超纲教学、超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办学行为进行明确的界定,同时切实建立教育培训机构备案制,让这一规定具有可操作性,也有利于地方教育部门进行监管。

总体看来,目前四部门只是原则性指出要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接下来要明确具体哪些行为属于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阶段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比如,目前几乎所有的幼升小衔接班,都是给即将上一年级的学生提前进行小学一年级教学,这属于超前教学,但培训机构却美其言为对孩子的行为习惯进行培养,以适应从幼儿园到小学的衔接、过渡,这也是需要具体明确的。明确界定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可以让培训机构在开展培训业务时有明确的底线,同时也避免教育行政部门要么监管无据,要么滥用权力干涉培训机构的正常经营。

监管培训机构是否进行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必须依托备案制——即教育培训机构在开展教育培训时,要将具体的培训项目向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当前,对培训机构的注册、审批,还是采取“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的方式,这貌似严厉,但却导致出现大批无照无证,或有照无证的机构,这些机构由于不是合法的教育培训机构,反而游离在监管之外。举例来说,有证有照的教育培训机构,按规定要把教育培训项目向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并按学费的一定比例设立风险准备金(防止破产关门、卷款而逃等问题);而无照无证,和有照无证扩大经营范围的培训机构,反而在监管之外,不用向教育部门备案、也不必设立风险准备金,近年来出现纠纷的机构大多属于这类机构。

这次四部门的专项治理,也明确对无证无照、有照无证机构的治理。但能否由此叫停所有没有资质的教育培训机构,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社会存在旺盛的教育培训需求时,一些没有资质的机构,就会出现。合适的监管办法是,降低门槛,对所有教育培训机构都实行工商注册,在开展教育培训业务时,实行备案制,由此把所有培训机构都纳入监管,也促进教育培训机构更充分的市场竞争。

而治理教育培训机构的规范经营,只是治理培训乱象,尚不能根本解决学生学业负担沉重的问题。整体减轻学生负担,而不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还必须改革教育评价体系,以及整体提高学校办学质量。以多元评价体系来降低家长对通过培训提分的需求,以学校内的个性化教育,减少学生对校外培训班的差异化选择需求。

(作者是知名教育学者)

编辑:宏
数字报

叫停“超纲教学” 破除 “剧场效应”

金羊网  作者:熊丙奇  2018-02-28

城市观察

□熊丙奇

记者26日从教育部了解到,针对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影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造成学生课外负担过重,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等问题,教育部、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决定联合开展三个阶段的专项治理行动。根据四部门要求,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校外培训机构要立即停办整改,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

此前,培训机构的超前教育,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被认为制造了教育的“剧场效应”,增加家庭的教育焦虑与学生的学业压力,破坏基础教育的基本秩序,当培训机构提前对学生进行超前教育,培训机构就变为了教育的“主体”,学校教育反而变为“炒冷饭”。禁止教育培训机构进行超前教育,已经形成社会共识。在今年1月召开的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要大力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使其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者”,而不是教育秩序的“干扰者”

但是,要让叫停培训机构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得到坚决执行,还有必要进一步对超纲教学、超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办学行为进行明确的界定,同时切实建立教育培训机构备案制,让这一规定具有可操作性,也有利于地方教育部门进行监管。

总体看来,目前四部门只是原则性指出要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接下来要明确具体哪些行为属于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阶段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比如,目前几乎所有的幼升小衔接班,都是给即将上一年级的学生提前进行小学一年级教学,这属于超前教学,但培训机构却美其言为对孩子的行为习惯进行培养,以适应从幼儿园到小学的衔接、过渡,这也是需要具体明确的。明确界定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可以让培训机构在开展培训业务时有明确的底线,同时也避免教育行政部门要么监管无据,要么滥用权力干涉培训机构的正常经营。

监管培训机构是否进行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必须依托备案制——即教育培训机构在开展教育培训时,要将具体的培训项目向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当前,对培训机构的注册、审批,还是采取“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的方式,这貌似严厉,但却导致出现大批无照无证,或有照无证的机构,这些机构由于不是合法的教育培训机构,反而游离在监管之外。举例来说,有证有照的教育培训机构,按规定要把教育培训项目向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并按学费的一定比例设立风险准备金(防止破产关门、卷款而逃等问题);而无照无证,和有照无证扩大经营范围的培训机构,反而在监管之外,不用向教育部门备案、也不必设立风险准备金,近年来出现纠纷的机构大多属于这类机构。

这次四部门的专项治理,也明确对无证无照、有照无证机构的治理。但能否由此叫停所有没有资质的教育培训机构,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社会存在旺盛的教育培训需求时,一些没有资质的机构,就会出现。合适的监管办法是,降低门槛,对所有教育培训机构都实行工商注册,在开展教育培训业务时,实行备案制,由此把所有培训机构都纳入监管,也促进教育培训机构更充分的市场竞争。

而治理教育培训机构的规范经营,只是治理培训乱象,尚不能根本解决学生学业负担沉重的问题。整体减轻学生负担,而不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还必须改革教育评价体系,以及整体提高学校办学质量。以多元评价体系来降低家长对通过培训提分的需求,以学校内的个性化教育,减少学生对校外培训班的差异化选择需求。

(作者是知名教育学者)

编辑: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