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入托难” 关乎“两孩”新政实施

来源:金羊网 作者:阅尽 发表时间:2018-03-02 09:20

报载,全国两会临近,如何完善生育配套政策,成为许多代表委员关注的问题。民进中央拟提交的“关于大力发展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提案,或将为化解适龄父母们的忧虑提供契机。

近年来,“入园难”困扰着许多年轻父母,而0至3岁幼儿“入托无门”更是家长们的心病。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婴幼儿在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一些家庭有老人带孙子的还算好,无此便利条件的家长为抚育幼儿常常是焦头烂额。无奈之下,有些家庭只好让祖辈“提前下岗”,早退休抚育孙辈。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和出生率两个指标均出现下降。在“全面两孩”生育政策实施的大背景下,这两个指标同时下降,背后的原因显然应引起政策制定者的重视。其中,除了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变化外,有调查分析,影响适龄夫妇生育意愿的主要因素包括养育成本高、托育服务短缺等。

无疑,0至3岁幼儿托育难已成为当下许多地方的共性话题。以往,企事业单位兴办的托儿所、幼儿园为婴幼儿入托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企业改制及后勤服务社会化,这些福利性托儿所、幼儿园大量裁减或停办,令婴幼儿入托问题日益凸显。而“两孩”政策的全面实施,使得这一问题愈加紧迫。

据媒体报道,各地婴幼儿托育机构目前普遍存在着“公办缺位”和“民办缺路”的情况。公办幼儿园总体数量原本就严重不足,仅有的一些园所还在不断压缩0至3岁婴幼儿的“托班”。另一方面,民间资本若想兴办托育机构,不仅专业育婴师和教师匮乏,而且“投师无门”,没有部门发证,也无监管部门可咨询,教育局、卫计委、妇联等,都称不归其管辖。以致许多民办托育机构只能顶着“黑帽”勉强支承。近年,一些幼儿园频曝无资质“黑幕”,其实很大程度也是由于无处办证和监管缺失。

基层婴幼儿托育机构暴露出的困境和乱象,反映到宏观政策层面,则是“幼有所育”问题存在着“政策空白”。即使一些地方政府将“幼有所育”纳入政府工作规划,但其涵盖范畴大多指向3岁后孩子的入园和学前教育,而此前年龄段的婴幼儿托育几乎未被纳入政策法眼,甚至没有一个“归口管理”的政府部门。显然,目前0至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是该填补这一空白的时候了!这不仅关乎“全面两孩”新政能否顺利实施,亦关乎社会的民生福祉,更关乎全民族的繁衍生息。而且,随着城市化的提高,以及家庭渐趋小型化,婴幼儿的托育服务需求将会日益强烈,应该从国家宏观政策层面早日破题,并尽快作出部署,使其成为社会公共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阅尽

编辑:栋
数字报

解决“入托难” 关乎“两孩”新政实施

金羊网2018-03-02 09:20:17

报载,全国两会临近,如何完善生育配套政策,成为许多代表委员关注的问题。民进中央拟提交的“关于大力发展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提案,或将为化解适龄父母们的忧虑提供契机。

近年来,“入园难”困扰着许多年轻父母,而0至3岁幼儿“入托无门”更是家长们的心病。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婴幼儿在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一些家庭有老人带孙子的还算好,无此便利条件的家长为抚育幼儿常常是焦头烂额。无奈之下,有些家庭只好让祖辈“提前下岗”,早退休抚育孙辈。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和出生率两个指标均出现下降。在“全面两孩”生育政策实施的大背景下,这两个指标同时下降,背后的原因显然应引起政策制定者的重视。其中,除了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变化外,有调查分析,影响适龄夫妇生育意愿的主要因素包括养育成本高、托育服务短缺等。

无疑,0至3岁幼儿托育难已成为当下许多地方的共性话题。以往,企事业单位兴办的托儿所、幼儿园为婴幼儿入托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企业改制及后勤服务社会化,这些福利性托儿所、幼儿园大量裁减或停办,令婴幼儿入托问题日益凸显。而“两孩”政策的全面实施,使得这一问题愈加紧迫。

据媒体报道,各地婴幼儿托育机构目前普遍存在着“公办缺位”和“民办缺路”的情况。公办幼儿园总体数量原本就严重不足,仅有的一些园所还在不断压缩0至3岁婴幼儿的“托班”。另一方面,民间资本若想兴办托育机构,不仅专业育婴师和教师匮乏,而且“投师无门”,没有部门发证,也无监管部门可咨询,教育局、卫计委、妇联等,都称不归其管辖。以致许多民办托育机构只能顶着“黑帽”勉强支承。近年,一些幼儿园频曝无资质“黑幕”,其实很大程度也是由于无处办证和监管缺失。

基层婴幼儿托育机构暴露出的困境和乱象,反映到宏观政策层面,则是“幼有所育”问题存在着“政策空白”。即使一些地方政府将“幼有所育”纳入政府工作规划,但其涵盖范畴大多指向3岁后孩子的入园和学前教育,而此前年龄段的婴幼儿托育几乎未被纳入政策法眼,甚至没有一个“归口管理”的政府部门。显然,目前0至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是该填补这一空白的时候了!这不仅关乎“全面两孩”新政能否顺利实施,亦关乎社会的民生福祉,更关乎全民族的繁衍生息。而且,随着城市化的提高,以及家庭渐趋小型化,婴幼儿的托育服务需求将会日益强烈,应该从国家宏观政策层面早日破题,并尽快作出部署,使其成为社会公共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阅尽

编辑: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