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持续流入,公共服务配套也要跟上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彭澎 发表时间:2018-03-05 09:57

■彭澎

据报道,在日前广州市公布到2035年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000万人之后,广州市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广州市人口规模及分布情况。数据显示,2017年末,广州市常住人口1449.84万人,对比2016年末的1404.35万人,净增长45.5万人。

显然,无论是规划目标还是统计数据,对今后广州人口增量和布局的预测和规划都要注重科学性。

首先,对广州的人口增长趋势要有客观判断。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近十年广州常住人口增加近350万人,从2011年至2016年约增加129.3万人。也就是说,十年之间每年平均增长35万人左右。但2015年以来的三年里,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54.24万、45.49万,也就是每年平均增长47万人。显然,十多年来,广州人口增长是在加速。

综观中国各地人口增长影响因素,主要有三个:一是宜居,二是宜业,三是人口落户政策。气候环境决定了沿海、平原、大城市比较吸引人;经济增长持续、就业机会多、收入较高也是吸引人的重要因素,哪怕环境差一点的城市也是如此;人口政策、入户控制是否严厉对人口增长的控制更多体现在外来人口的增长上。这样来看,前两个因素广州一直存在,而后一个因素表明,广州入户政策在一线城市中相对门槛较低,近年有进一步降低的态势。

但要明白,人口增长并非不断直线上升,尤其是一线城市经济增速放慢,可能使一些二线城市,尤其是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取得新的优势。虽然国家户籍政策是严控超大城市的入户,但除了北京、上海之外,其他超大城市都在转变观念,慢慢把吸引人口当作综合实力的象征来看待。

其次,对广州的人口增长分布要有客观判断。根据统计数据,广州新增的45.5万常住人口中,白云区增加最多,约比2016年末增加13万人,其次是番禺增加7.82万人,天河增加6.69万人。

这显示出,在一个城市中的各个区域,影响人口增长的还不能简单地按宜居、宜业、人口落户政策来分析。比如,常住人口增长最快的白云区,去年GDP增长只有5.7%,全市排名相当靠后;而GDP增长最快的南沙区,去年增长率为10.5%,常住人口增长率却排名靠后;黄埔区经济总量在全市排名第二,常住人口增长仅强于南沙。

这表明,仅有经济增长还不能完全吸引人口,教育、医疗资源,交通便利程度、人文氛围、人口结构等等,都是影响人口分布的重要因素。这从越秀区是全市唯一一个户籍人口超过常住人口的区可以看出来,应该说明很多人即使不实际住在越秀区也不愿把户口迁出去其他区。

值得关注的是番禺区的变化。番禺2016年常住人口首次反超海珠、天河,去年也继续站稳常住人口第二的位置,而且,去年番禺是户籍人口增加最多的区。常住人口增加快,说明城市开发较快转向较成熟;户籍人口增加多,说明教育、医疗资源增加快,人文氛围开始形成,居家生活变得都市化。

这也反过来说明,南沙、黄埔、增城等区经济发展快,但城市化、公共服务配套、人文氛围的营造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在边缘城区城市化进程不快的情况下,加快轨道交通的建设可能是一个捷径,有利于形成“主城区-副中心-外围城区-新型城镇-乡村”自然和谐格局的重要网络体系。

(作者系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

编辑:栋
数字报

人口持续流入,公共服务配套也要跟上

金羊网-新快报2018-03-05 09:57:30

■彭澎

据报道,在日前广州市公布到2035年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000万人之后,广州市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广州市人口规模及分布情况。数据显示,2017年末,广州市常住人口1449.84万人,对比2016年末的1404.35万人,净增长45.5万人。

显然,无论是规划目标还是统计数据,对今后广州人口增量和布局的预测和规划都要注重科学性。

首先,对广州的人口增长趋势要有客观判断。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近十年广州常住人口增加近350万人,从2011年至2016年约增加129.3万人。也就是说,十年之间每年平均增长35万人左右。但2015年以来的三年里,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54.24万、45.49万,也就是每年平均增长47万人。显然,十多年来,广州人口增长是在加速。

综观中国各地人口增长影响因素,主要有三个:一是宜居,二是宜业,三是人口落户政策。气候环境决定了沿海、平原、大城市比较吸引人;经济增长持续、就业机会多、收入较高也是吸引人的重要因素,哪怕环境差一点的城市也是如此;人口政策、入户控制是否严厉对人口增长的控制更多体现在外来人口的增长上。这样来看,前两个因素广州一直存在,而后一个因素表明,广州入户政策在一线城市中相对门槛较低,近年有进一步降低的态势。

但要明白,人口增长并非不断直线上升,尤其是一线城市经济增速放慢,可能使一些二线城市,尤其是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取得新的优势。虽然国家户籍政策是严控超大城市的入户,但除了北京、上海之外,其他超大城市都在转变观念,慢慢把吸引人口当作综合实力的象征来看待。

其次,对广州的人口增长分布要有客观判断。根据统计数据,广州新增的45.5万常住人口中,白云区增加最多,约比2016年末增加13万人,其次是番禺增加7.82万人,天河增加6.69万人。

这显示出,在一个城市中的各个区域,影响人口增长的还不能简单地按宜居、宜业、人口落户政策来分析。比如,常住人口增长最快的白云区,去年GDP增长只有5.7%,全市排名相当靠后;而GDP增长最快的南沙区,去年增长率为10.5%,常住人口增长率却排名靠后;黄埔区经济总量在全市排名第二,常住人口增长仅强于南沙。

这表明,仅有经济增长还不能完全吸引人口,教育、医疗资源,交通便利程度、人文氛围、人口结构等等,都是影响人口分布的重要因素。这从越秀区是全市唯一一个户籍人口超过常住人口的区可以看出来,应该说明很多人即使不实际住在越秀区也不愿把户口迁出去其他区。

值得关注的是番禺区的变化。番禺2016年常住人口首次反超海珠、天河,去年也继续站稳常住人口第二的位置,而且,去年番禺是户籍人口增加最多的区。常住人口增加快,说明城市开发较快转向较成熟;户籍人口增加多,说明教育、医疗资源增加快,人文氛围开始形成,居家生活变得都市化。

这也反过来说明,南沙、黄埔、增城等区经济发展快,但城市化、公共服务配套、人文氛围的营造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在边缘城区城市化进程不快的情况下,加快轨道交通的建设可能是一个捷径,有利于形成“主城区-副中心-外围城区-新型城镇-乡村”自然和谐格局的重要网络体系。

(作者系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

编辑: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