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地,生长感动人心的力量

来源:金羊网 作者:周云 发表时间:2018-04-19 09:47

首席评论 □周 云

4月17日晚,由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联合主办的“观音山杯·2018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暨“年见·文学专场”活动于广州羊城创意产业园中央车站盛大举行。严歌苓、苏童、雷平阳、周晓枫、江弱水、石一枫等六人获得年度作家称号,并登台“年见”以“文学与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为题,畅谈创作心路和文学见地。

花地是羊城晚报久负盛名的文学副刊,已经伴随读者走过了60年的岁月,花地文学榜也已举办五周年。如果说花地文学副刊,曾经见证了文学的辉煌,而花地文学榜多少有些生不逢时,在这样一个时代,一家媒体还在纯粹文学的领域坚守,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对于文学来讲,这是一个难以名状的时代。我们甚至难以对文学在这个时代的位置做一个准确的判断。文学衰落了吗?网络文学在它的受众当中,有难以估量的影响,有一部分作者已经借此先富起来了,文学作品的身价前所未有地昂贵。那么文学很兴盛吗?似乎也未必,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包括很多曾经的文学青年,文学已经远离了他们的生活,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了。

在这个文学作品前所未有昂贵的时代,讨论和评价文学作品,却成为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在当下的很多作家和读者的认知中,文学作品是不需要讨论和评判的,因为市场对它做出了评判,很多人的写作,就是直接冲着市场去的,以市场之是为是,以市场之非为非,简单明了。如果说在这一部分人群当中,对文学还进行讨论的话,那话题无非就是如何让文学更加能够迎合市场,从而让作者的腰包变得更加丰盈。

笔者无意去批评市场,笔者甚至认同市场是文学的评判标准之一,而且是相当重要的标准。但人们不愿意看到的是,市场标准成为唯一的标准,作者将能否获得市场的成功,当做写作的唯一动力。令人不安的是,这似乎正成为一种风气,大有席卷文坛的趋势。也正是在这样一种大的背景之下,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花地文学榜的意义,就愈发显得重要。

在笔者看来,花地文学榜奖掖的是一种纯粹的文学。纯粹的文学是什么,我以为那就是一种发乎内心的写作,对于自我的真实表达。表达的内容可以是非常繁复的,情感、人性、历史、现实,可以宏大叙事,也可以小家碧玉,甚至于卫道,亦未尝不可。关键是要摆脱功利的羁绊,以一种真诚的态度投入到创作中去,以真诚的态度面对读者,感染读者。观之于今年花地文学榜的获奖作品,可以对其有褒贬臧否,但唯一不能否认的,就是作者在写作过程当中秉持的、在作品当中体现出来的满满的诚意。

花地的这种坚守不是毫无意义的。严歌苓在获奖感言中说:“这一大片国土,有种粮的、种楼的,还有种瓜豆的,还有群‘傻子’种花,以让我们还有地方去,还能立足,花地便是让我们生出想象。”只要这个社会上还有人追求精神上的充盈,心灵上的美丽,乃至于社会的良善,就需要种花的“傻子”,需要花地文学榜这样的“傻事”。只有纯粹的文学,才能产生感动人心的力量。而花地,就是生长这样的作品,生长这样的力量的地方。

(作者是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编辑:木东
数字报

花地,生长感动人心的力量

金羊网2018-04-19 09:47:14

首席评论 □周 云

4月17日晚,由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联合主办的“观音山杯·2018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暨“年见·文学专场”活动于广州羊城创意产业园中央车站盛大举行。严歌苓、苏童、雷平阳、周晓枫、江弱水、石一枫等六人获得年度作家称号,并登台“年见”以“文学与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为题,畅谈创作心路和文学见地。

花地是羊城晚报久负盛名的文学副刊,已经伴随读者走过了60年的岁月,花地文学榜也已举办五周年。如果说花地文学副刊,曾经见证了文学的辉煌,而花地文学榜多少有些生不逢时,在这样一个时代,一家媒体还在纯粹文学的领域坚守,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对于文学来讲,这是一个难以名状的时代。我们甚至难以对文学在这个时代的位置做一个准确的判断。文学衰落了吗?网络文学在它的受众当中,有难以估量的影响,有一部分作者已经借此先富起来了,文学作品的身价前所未有地昂贵。那么文学很兴盛吗?似乎也未必,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包括很多曾经的文学青年,文学已经远离了他们的生活,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了。

在这个文学作品前所未有昂贵的时代,讨论和评价文学作品,却成为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在当下的很多作家和读者的认知中,文学作品是不需要讨论和评判的,因为市场对它做出了评判,很多人的写作,就是直接冲着市场去的,以市场之是为是,以市场之非为非,简单明了。如果说在这一部分人群当中,对文学还进行讨论的话,那话题无非就是如何让文学更加能够迎合市场,从而让作者的腰包变得更加丰盈。

笔者无意去批评市场,笔者甚至认同市场是文学的评判标准之一,而且是相当重要的标准。但人们不愿意看到的是,市场标准成为唯一的标准,作者将能否获得市场的成功,当做写作的唯一动力。令人不安的是,这似乎正成为一种风气,大有席卷文坛的趋势。也正是在这样一种大的背景之下,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花地文学榜的意义,就愈发显得重要。

在笔者看来,花地文学榜奖掖的是一种纯粹的文学。纯粹的文学是什么,我以为那就是一种发乎内心的写作,对于自我的真实表达。表达的内容可以是非常繁复的,情感、人性、历史、现实,可以宏大叙事,也可以小家碧玉,甚至于卫道,亦未尝不可。关键是要摆脱功利的羁绊,以一种真诚的态度投入到创作中去,以真诚的态度面对读者,感染读者。观之于今年花地文学榜的获奖作品,可以对其有褒贬臧否,但唯一不能否认的,就是作者在写作过程当中秉持的、在作品当中体现出来的满满的诚意。

花地的这种坚守不是毫无意义的。严歌苓在获奖感言中说:“这一大片国土,有种粮的、种楼的,还有种瓜豆的,还有群‘傻子’种花,以让我们还有地方去,还能立足,花地便是让我们生出想象。”只要这个社会上还有人追求精神上的充盈,心灵上的美丽,乃至于社会的良善,就需要种花的“傻子”,需要花地文学榜这样的“傻事”。只有纯粹的文学,才能产生感动人心的力量。而花地,就是生长这样的作品,生长这样的力量的地方。

(作者是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编辑:木东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