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坑里挖冻肉,是谁导演了这出惊悚剧?

来源:金羊网 作者:然玉 发表时间:2018-05-14 08:37

□然玉

在云南红河州金平县,每隔一到两周,当地打私部门会将查获的冻品拉到填埋场销毁。两年来这里已形成了村民挖掘、专人收购、专人运输、专人销售的一条龙产业链。记者亲眼见到了上百村民在坑里刨肉的情况,场面令人震惊。针对此事,金平县回应称,已成立专项工作组,对此次涉案的相关人员及车辆迅速展开调查处理。下一步,将采取更科学的无害化方式进行处理,从源头上杜绝此类情况再次发生。(5月13日中新社)

有图有真相,镜头忠实记录下了上百村民垃圾坑里刨肉的疯狂情形,也记录下了变质腐肉遍布蛆虫的骇人景象。将深埋地下的冻肉挖掘倒卖,这是怎样一种恶心活计?又是怎样一种丧德生意?时至今日,那些被挖出的、腐败的鸡翅牛肉仍然去向不明。它们的存在,让太多人出离愤怒,更让太多人惶惶难安。这事关食品安全,更关乎人之尊严。谁也不知道,这惊悚的一切,到底由何开始,如何终结。

据悉,每次打私部门对冻品进行填埋处理后,周边村民就会进行挖掘,参与人数少则近百人,多则四、五百人,已经持续了2年左右……这几乎已经成为惯例,成为了公开的秘密。实在很难想象,对于参与人数如此之多、蔓延时间如此之久的非法刨肉行为,当地执法机构居然无所作为。之于此,似乎很难理解为是“不知情”,但愿不是默契的静默,或熟视无睹后的麻木。

回溯整个事情的经过,当地有关部门处理查处冻肉方式的简单粗率,可谓令人费解。仅仅将冻肉挖坑填埋,却并未将“填埋场”与外界严格隔离,甚至也没有派专员后续管理,这无异于是给村民的盗挖盗掘行为大开方便之门。从某种意义上说,所谓的定期填埋,已然变成了“定期送货”。村民们每每闻风而来,做着这无本万利的缺德买卖。

从理论上说,对于此类大张旗鼓、影响巨大的“盗挖冻肉”行为,顺藤摸瓜找出主谋者、组织者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在于,既然这场阴暗勾当竟是如此的肆无忌惮,我们实在不免想象,背后是不是还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中,垃圾坑里那些成群结伙的刨肉者,只是最底端的参与者。我们更应该去追问,谁主导了这一切?又是谁纵容了这一切?

事实上,就算没有类似的盗挖事件,当地以简单填埋的方式来处理冻肉,也必然会给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事发之后,金平县才迅速承诺,今后将采取“无害化处理”,这可说是后知后觉了。须知,一个错误的决定、一个疏忽的失误,也可能诱导出无数恶果。

编辑:alan
数字报

垃圾坑里挖冻肉,是谁导演了这出惊悚剧?

金羊网  作者:然玉  2018-05-14

□然玉

在云南红河州金平县,每隔一到两周,当地打私部门会将查获的冻品拉到填埋场销毁。两年来这里已形成了村民挖掘、专人收购、专人运输、专人销售的一条龙产业链。记者亲眼见到了上百村民在坑里刨肉的情况,场面令人震惊。针对此事,金平县回应称,已成立专项工作组,对此次涉案的相关人员及车辆迅速展开调查处理。下一步,将采取更科学的无害化方式进行处理,从源头上杜绝此类情况再次发生。(5月13日中新社)

有图有真相,镜头忠实记录下了上百村民垃圾坑里刨肉的疯狂情形,也记录下了变质腐肉遍布蛆虫的骇人景象。将深埋地下的冻肉挖掘倒卖,这是怎样一种恶心活计?又是怎样一种丧德生意?时至今日,那些被挖出的、腐败的鸡翅牛肉仍然去向不明。它们的存在,让太多人出离愤怒,更让太多人惶惶难安。这事关食品安全,更关乎人之尊严。谁也不知道,这惊悚的一切,到底由何开始,如何终结。

据悉,每次打私部门对冻品进行填埋处理后,周边村民就会进行挖掘,参与人数少则近百人,多则四、五百人,已经持续了2年左右……这几乎已经成为惯例,成为了公开的秘密。实在很难想象,对于参与人数如此之多、蔓延时间如此之久的非法刨肉行为,当地执法机构居然无所作为。之于此,似乎很难理解为是“不知情”,但愿不是默契的静默,或熟视无睹后的麻木。

回溯整个事情的经过,当地有关部门处理查处冻肉方式的简单粗率,可谓令人费解。仅仅将冻肉挖坑填埋,却并未将“填埋场”与外界严格隔离,甚至也没有派专员后续管理,这无异于是给村民的盗挖盗掘行为大开方便之门。从某种意义上说,所谓的定期填埋,已然变成了“定期送货”。村民们每每闻风而来,做着这无本万利的缺德买卖。

从理论上说,对于此类大张旗鼓、影响巨大的“盗挖冻肉”行为,顺藤摸瓜找出主谋者、组织者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在于,既然这场阴暗勾当竟是如此的肆无忌惮,我们实在不免想象,背后是不是还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中,垃圾坑里那些成群结伙的刨肉者,只是最底端的参与者。我们更应该去追问,谁主导了这一切?又是谁纵容了这一切?

事实上,就算没有类似的盗挖事件,当地以简单填埋的方式来处理冻肉,也必然会给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事发之后,金平县才迅速承诺,今后将采取“无害化处理”,这可说是后知后觉了。须知,一个错误的决定、一个疏忽的失误,也可能诱导出无数恶果。

编辑:alan
新闻排行版